正文 分节阅读_10

书名:LOVE GAME     作者:未知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沈芙蓉暗自在心里提高了警觉,她知道萝拉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这样也好,有伯朗叔跟著我也比较放心。」肯亚想了想,他答应了。

    *********************************************************************

    「为什麽?」坐在车上,沈芙蓉看著一脸欣喜若狂的萝拉,终於忍不住的开口问了。

    坐在前座的管家伯朗也竖起了耳朵听著,他真的很怕这个任性的大小姐不知道又要惹出什麽麻烦了。

    「我还以为你都不会问了呢。」萝拉娇笑著。

    「我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沈芙蓉冷哼了一声。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在我知道了你的事之後,我知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被非肯家族所接受的,所以,我不需要对你有敌意。」萝拉笑得更加的开怀了。

    「你知道了我什麽事?」听到她这麽说,倒是挑起了沈芙蓉的兴趣了。

    「你离过婚……现在管理你公司的那三个男人,都是被有名的家族给踢出来的,那天在庄园的那三个男人……你都跟他们发生过肉体关系,像你这麽脏的女人,非肯家族是不可能接受的,我说的对吗?」萝拉笑著用国语说出这些话。

    「喔,你知道的相当清楚嘛。」沈芙蓉听到她的话并没有感到惊讶。

    「为什麽……你的反应都跟别人不一样?」萝拉一脸的惊慌,她怕她的猜测是错误的。

    「这也没什麽啊,我是单身的女子,我乐於享受身体的欢愉,我想,这应该没有罪吧?况且,你们外国人有这麽注重这件事吗?」沈芙蓉觉得好笑,她身为东方人的观念居然还比这西方女孩前卫?

    「所以,你还是要跟我抢肯亚吗?」萝拉一脸的阴鸷。

    「放心,你那个肯亚啊,你还是自个儿留著吧,我对他没兴趣,刚刚我也跟他说清楚了,所以你大可不必把我当做假想敌。」她没好气的说。

    「那就好了,那……你愿意帮我吗?」萝拉毕竟还是个未满二十的孩子,她虽然娇纵任性,心思却相当的单纯。

    「帮你?」沈芙蓉看著她的脸,脑中闪过妹妹年轻时也曾这样对她笑过,她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哀伤。

    「要我帮你也可以,可是我希望你想清楚,你真的爱肯亚吗?」她认真的看著萝拉。「用心去想一想,不要想别的,就只想著,如果肯亚什麽都没有了,你还爱他吗?先厘清楚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知道你懂我在说什麽。」

    萝拉沉默了。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31【限,慎入】

    趁著萝拉沉默不语的同时,沈芙蓉认真的打量她豔丽的五官,心中暗自忖著:没想到我会跟这个最敌视我的小女孩先化敌为友?

    车子慢慢的行驶到了百货公司,二个女子动作优雅的下车,萝拉要司机跟管家在外头等著,她拉著沈芙蓉的手往百货公司里走了进去。

    「我要去做spy,大概要3、4个小时,这段时间,你只要别离开这百货公司,看你要做什麽都随便你。」萝拉跟她说完了这段话便转身离开了。

    沈芙蓉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雅各,请他马上过来,结束通话之後她便往女性内衣区走去。

    她挑了她想要的品牌的内睡衣,又挑了一些套装、休閒服、牛仔裤之类的服饰,她买东西一向不罗唆,买完了便交代柜台将东西交给服务台,要他们代为保管。

    这时候雅各也到了,他的身後还跟著约翰跟强尼。

    「你们来了啊,走吧,我在楼上开了间房。」她用国语告诉他们。

    一行人便往楼上附设的饭店房间走去。

    ************************************************************

    一进到房间,她大概说了一下现在的状况是如何,要他们转告台湾的肯,要他们不用为她担心。

    雅各不赞同的问:「你打算就这样留在这里不回去吗?」

    「先留一阵子看看,我的心情很不好,不想那麽快回去。」

    一旁的约翰听到她说心情不好,他轻轻的搂著她,伸出舌头吻上了她的脸。

    「嗯……」她舒服的闭上眼。

    看到这情形的雅各也只好无奈又温柔的解下她的衣服,动作小心的趴在她的双腿之间,探出他的舌头,在沈芙蓉的小穴外围不停的舔著弄著她的花瓣。

    强尼则是含著她的双乳,让他粗糙的舌面刮著她豔红的莓果。

    约翰的嘴里面含著冰块亲吻她的雪乳,一会冷一会热的美妙吸力,让她雪乳上的莓果瞬间膨胀了不少,不久後沈芙蓉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陷入了一阵长长的高潮之中。

    强尼跟约翰用他们绵密的舌,不断的游走在沈芙蓉身子的每一寸肌肤上,尽情的取悦他们心中美丽的公主。

    然後把陷於高潮失神状的沈芙蓉抬到在一旁的大床上,在她的全身抹上一层他们自己带来的香精油,二个人一上一下的把沈芙蓉夹在中间,滑动著自己健壮的身躯来磨擦挑逗她的身子。

    接著又用他们傲人的大荫.经,沾著香精油抹在沈芙蓉的身上,男子粗黑的荫.经上有著又长又粗又卷的细毛,那细毛就像是支毛笔般的磨擦在她身上,磨擦的感觉让沈芙蓉的身上是又舒服又痛快。

    雅各把她的花瓣轻轻的拨开,贪恋的饱览她的神秘春光,指头扒开略微外开的花蕊,小穴口自动的流出香甜的透明津汁来,看起来就像是饱含水份的玫瑰花瓣。

    小穴内一圈一圈发亮的皱摺清晰可见,蒂果被花瓣层层的包围著,豔红色的粉嫩蒂果花心,娇滴滴的凸出在花瓣的外面,雅各小心翼翼的张开嘴巴含进去,轻轻的吸吮著,只一下子沈芙蓉就立即全身颤抖,喷出一道蜜液出来,再次享受美妙的高潮滋味。

    「啊……啊……啊……喔……不行了……啊啊……来了喔……呜……呜呜……」

    雅各整个头都埋在她的双腿之间,努力的舔吻著沈芙蓉小穴里流淌出来的蜜液,舌头轻巧的拨开花瓣嫩肉,在她的小穴四周围有技巧的吸吮舔弄,还将她的大腿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让舌头沿著小缝往下舔到小穴里,再舔回到蒂果,两旁的大小花瓣也都不错过,逐一舔吻。

    约翰也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吸吮著,约翰的双手揉搓著她的雪乳,沈芙蓉对於他们的挑惹逗弄也给予热情的回应,她热切的吻著约翰,还伸出双手去握住一旁早脱光衣服的强尼跟雅各,她用手圈握住他们二根湿热的荫.经。

    约翰对著沈芙蓉的敏感身子用尽心的舔遍她身子的每一处肌肤,让她享受著无数次的高潮愉悦,他们三人的荫.经也因为她的美丽跟性感而兴奋的涨到最大,荫.经的尖端都微微的渗出水来。

    趁著沈芙蓉还在心醉神迷的高潮馀韵中,三根荫.经分别找洞钻,用他们粗壮的荫.经对准沈芙蓉的小穴、後穴及小口,猛力的挺入,接著就开始高速的狂抽猛送。

    「啊……啊……啊……喔……不行了……啊啊……好舒服……呜……呜呜……」

    沈芙蓉随著他们强猛的节奏,愉悦的呻吟著。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32

    等床上的战事稍歇,沈芙蓉满足的吁了口气:「你们都不知道我想念这个想了多久啊,那个古板到老掉牙的庄园啊,别说是这个了,连我睡觉不穿内衣都像犯了什麽滔天大罪似的……」

    「他们是有名的伯爵贵族之类的,一定是更加的注重所谓的礼仪,这就跟中国人的大户人家有著异曲同工之妙。」雅各笑咪咪的说著。

    「也真的是很委屈你了,我们三兄弟可是担心死了呢。」强尼一脸的担心。

    「是啊,我还打越洋电话回去台湾给肯少呢,还好他说他的家人们都是只会虚张声势的纸老虎,我们才稍微的放心一点呢。」约翰也是一脸的笑容。

    「对了,你们不是在学校念书吗?怎麽会跑到这里来?我记得我帮你们报名的学校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的不是吗?」沈芙蓉突然想到这件事。

    「那间学校的学分我们已经修完了,刚好正在犹豫要往哪一间再进修,那天我们是去机场接一个老师,刚好看到你跟方小姐,我们正要过去叫你,就看到你们被带走了,所以才一路跟到这个庄园,想到你也在这里,就报了这边的学校了,顺便将自个儿的家当全搬来这里了。」约翰简单的说明。

    「难怪我打电话给你们,你们会这麽快就到这里啊。」沈芙蓉了解的点点头。「对了,钱够不够用啊?不够的话我请肯再汇一些给你们……」

    「够了,我们不太花钱的。」雅各听到她提到钱,脸上有著微乎其微的黯然。

    「别想那麽多,这些花在你们身上的钱啊,我将来是会从你们的薪水里面扣回来的,你们也不要有什麽欠我恩情的狗屁想法,我啊,不是你们所想像中的那种好人,我是在培养我的心腹,懂了吗?」沈芙蓉知道男人们,不管是多大多小的男人,都有著她觉得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她可不希望这些男人们脑中满是要报恩啦之类的想法,这样相处起来挺让人不舒服的。

    三人知道她的好意,也对她笑了笑。

    「对了,我也该走了,那个大小姐的spy也应该快要做好了,我可不能让她等太久……」沈芙蓉坐起来,想捞起自个儿散落一地的衣服。

    「让我们来。」贴心的强尼已经端了盆温水,拧了条毛巾,动作轻柔的替她擦拭身子,约翰则是捡起她的衣物,替她稍微整理一下,雅各则是拿起约翰整理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回她的身上。

    「唉唷,你们真是想把我给惯坏吗?」沈芙蓉笑得一脸温柔。

    「骑士本来就应该替公主服务的嘛。」他们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玫瑰小姐的保镳团01

    蓝玫瑰一脸瞠目结舌的看著手中那张已经被捏到发皱的纸张。

    「为什麽……我得去当五个小鬼的妈?我今年才二十五岁ㄟ,搞什麽东西啊?」她绝美的脸蛋因为怒火而泛著淡淡的红晕,显得更加的美豔。

    「这是云先生的遗嘱内容,就算云太太您捏烂了那张拷贝的遗嘱也是改变不了云先生的决定。」一丝不苟的律师用平板的语调说出这样的话让蓝玫瑰更加的不爽。

    「妈的,老娘不是该死的云太太,老娘可没冠夫姓,请叫我蓝小姐。」

    「不管您是云太太也好,还是蓝小姐也好,总而言之,您必须要到云先生所指定的别墅去,跟您的五个继子住在一起,住满一年之後,财产便可以让您领取。」律师再一次的强调他当事人的遗嘱内容。

    基於那该死的遗嘱,让蓝玫瑰现下拖著一卡大皮箱,站在一栋附有电梯的六层楼公寓前,顶著大太阳,纤长的食指正死命的按著电铃不放。

    就在她按了将近十分钟,而她的耐性也即将宣告消失的同时,一阵低咒伴随著开门的声音传来。

    当门打开时,正在低咒的年轻男子和蓝玫瑰的眼神对上了。

    男子震慑於她的美丽、绝豔,可脾气不佳的蓝玫瑰开骂了:「你是死人吗?要老娘按了那麽久的电铃?是想要热死我吗?来开门?动作慢就算了,还敢咒骂老娘?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啊?」

    男子听到她骂的一串话,帅气的眉忍不住的拧了起来。

    「枫,这女人是谁啊?」俊美到有些邪气的男子一脸的疑惑。

    「对啊,她干嘛一进来就开始泼妇骂街啊?」贵气的男子则是一脸的不高兴。

    「枫,这是你女朋友啊?你的眼光退步了。」长相斯文的男子讲起话来可是不留情面的。

    「跟这种母老虎交往,还真是辛苦你了。」俊朗的阳光男则是笑笑的调侃著跟在蓝玫瑰身後的男子。

    「我不认识她啊。」跟在蓝玫瑰身後的男子一脸莫名其妙的说。

    「你是谁?」五个男子一脸诧异的问。

    蓝玫瑰看到眼前的五个男子,她隐约猜到了,这时候她真的很想把亲亲老公的尸体挖出来,狠狠的鞭尸一番。

    「云文凡、云文南、云文斯、云文昂、云文枫?」她不带希望的念出自己五个继子的名字。

    「为
新书推荐: 淫乱学园(H) 寸寸念 快穿嫖反派 玉娇凤 朕怀了皇后的包子 醉春光 渣贱文的错误打开方式 总攻(H) 娇妻未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