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9

书名:LOVE GAME     作者:未知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啊……好舒服……」沈芙蓉已经被xing爱的快感给弄糊了思绪,她只知道现在身子一直在处於高度的快感之中,其他的她无法去想了。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6

    天刚透光,沈芙蓉拎著一个价值不斐的凯莉包快速的冲进车库里,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的小t〈也就是透优踏……请原谅小女子的英文很破〉给开出车库。

    看著那黑色的车子越开越远,比尔忍不住的开口:「这样真的好吗?」

    「她的心里也够苦的了,让她去透透气、散散心也好啦。」肯尼仍是一贯的优雅。

    「可是她带了护照ㄟ……你不怕……」一旁的杰西也不禁开口了。

    「一个公主可以拥有数不清的骑士……」肯尼将喉中的酸涩的硬块吞下,温文的说。

    他没告诉他们二个,沈芙蓉还有几个骑士人在国外进修呢,他得找个时间来告诉他们,免得一群男人互看对方不顺眼的互殴起来,那可是会让公主感到不开心的。

    其实他们三个人早就知道,沈芙蓉这次真的被妹妹伤得太重,她需要冷静的养伤,以她的性格,台湾肯定是待不下去了,要不是这几个月来,他们三个人让她忙得要命,她早就逃出国去了,不过,这也是肯尼想要的结果。

    ********************************************************************

    「嘉怡,嘉怡,快一点啦,趁肯他们还在睡,我们快一点踏出国门啦……嘉怡……」沈芙蓉用力的摇著正瘫在床上睡得香甜的方嘉怡。

    「我才刚睡ㄟ……」方嘉怡根本就爬不起来,她才刚从pub疯回来而已。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出国啊?」沈芙蓉气呼呼的直捏著她的耳朵。

    「要啊……再让我睡一下嘛……」方嘉怡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敷衍的朝她挥手。

    「那我要自己去了……想到有那麽多的美男子……」她太了解方嘉怡的罩门了,故意说得含糊。

    「我起来了……我起来了……」方嘉怡赶紧坐起来,她用力的揉了揉自个儿的眼睛,又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快一点啦。」沈芙蓉从自己的凯莉包里拿出了二张机票。「机票我都买好了呢。」

    「你的行李咧?」她左看右看,只看到她拎了个凯莉包,不由得好奇的问:「你该不会只带凯莉包吧?」

    「对啊,带那麽多东西做什麽?很累赘ㄟ,等到了当地看需要什麽再买就好啦。」这几个月以来,肯他们三个人让【百花集团】赚进了不少钱,让她这最大股东也分了不少,所以她打算去血拼呢,所以她才不要带那麽多东西咧。

    「换洗衣物呢?你也不带吗?」方嘉怡有点傻眼。

    「我有带一套内衣裤跟休閒服,我怕搭飞机太久要换的,其他的等到了再买就好了,我超想买【维多利亚的秘密】呢。」说起购物,沈芙蓉的眼睛都亮了。

    「那我也跟你一样好了。」她跳下了床,快速的挑了套休閒服跟内衣裤,看好友拎了凯莉包,她就从衣柜里拉出她前二天刚买的柏金包,将自己的东西通通丢进去,就跑进盥洗室去梳洗了。

    二个人准备妥当之後,方嘉怡便要自家的司机载她们到机场去。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7

    到了美国的洛杉矶,沈芙蓉跟方嘉怡一脸萎靡的走出机场。

    「好累喔。」沈芙蓉忍不住开口抱怨。

    「坐了那麽久的飞机,我全身的骨头都在痛了。」

    「请问二位美丽的小姐有伴吗?」一个五官犹如刀刻般的男子跟一脸笑盈盈的男子正看著她们。

    「你们是谁啊?」二个女子都提高了警觉。

    「是肯安排我在这边等二位的。」男子仍是一脸的笑盈盈。

    「芙蓉……」方嘉怡看向沈芙蓉。

    「不可能啊……我是偷溜出来的……」

    说时迟那时快,那男子一人拿出一条手帕分别盖上她们的口鼻,让她们晕倒之後,便若无其事的将她们抱了起来,往机场外的车子走去。

    「老爸一定会很高兴能扳回一成的。」

    「放下她们。」

    *************************************************************

    沈芙蓉悠悠的转醒,张开眼就看见那一脸笑盈盈的男子正看著她。

    「你是谁?为什麽要抓我们?」她冷静的问。

    「你……很不一样呢……冷静、美丽……」那男子笑了笑,「我是肯亚,肯尼的哥哥。」

    「肯尼的……哥哥?」沈芙蓉懂了他的身份,却不懂他抓她们的目的。

    「因为你,肯尼不愿意回来认祖归宗,这让我的父亲非常的震怒。」肯亚简单的说。

    「喔。」这下她全懂了。

    「我尊重他的意愿,并没有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愿意做的事,而且,他说自己是孤儿,让我助养了十五年。」沈芙蓉淡淡的说。

    「他说自己是孤儿?」肯亚的神情有些受伤。

    「你们长得还蛮像的……可是他说他是非泰混血儿……」沈芙蓉仔细的看了看他的五官,说出她观察的心得。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们父系是非洲一个古老的贵族,我们迁居到美国已经有数百年了,肯尼他的母亲是出生在泰晤士河的美丽英国女子……」肯亚细心的解释著。

    「喔。」沈芙蓉安静了下来。

    「你……不气肯尼吗?」他再一次的被她奇异的反应给弄糊涂了,一般人知道有人隐藏自己的事接近自己,不都会勃然大怒的吗?这女子的反应怎麽跟一般人不一样呢?

    「为什麽要气?我说过我不会逼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当然也不会强迫他说他不想说的话啊。」沈芙蓉觉得他问这问题才奇怪。

    「我想……我有一点懂肯尼为什麽会为了你而不愿意回来了。」一个优雅高贵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8

    「请问你是……」沈芙蓉被她雍容华贵的气质给吸引,却不太喜欢她眼中的探索意味。

    「我是肯亚的母亲。」她优雅的浅笑。

    沈芙蓉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些什麽了。

    「你怎麽不问你的朋友呢?」肯亚想跟她多说一些,他一直试图想要引她说话。

    「不是跟那个酷哥去了吗?怎麽?你们只有抓我来吗?」沈芙蓉略带讥讽的冷笑。

    她可不是傻瓜呢,早在机场那时候,她就看得出来那个五官犹如刀刻一般的男子眼中对好友的惊豔及势在必得的眼神了,只不过呢,鹿死谁手尚还不知道呢。

    「萝拉小姐,您不能闯进去啊……夫人跟少爷在跟贵客谈话……」

    门外一阵喧闹声随著一个打扮华丽的女子推开门闯进来而停止。

    「阿姨,您看啦,伯朗叔又挡著人家了啦。」那女子爱娇的拉著中年妇人的手撒娇,一双水漾大眼则是明显的摆放在肯亚的身上。

    「萝拉,你没听到伯朗叔说我们在接待贵客吗?你怎麽这麽没礼貌呢?」肯亚不悦的说。

    「什麽贵客?根本就是迷惑肯尼的狐狸精一个而已啊。」萝拉笑得一脸甜蜜的说。

    沈芙蓉站了起来,「我先失陪了。」

    「你想去哪里?」肯亚急忙的抓著她的手。

    「我想去哪里关你什麽事呢?我可不是白痴,被骂了还乖乖的留在这里。」沈芙蓉一把甩开他的手,拎起自己的包包,往外走去。

    「你以为你能走到哪里去?这里是伯爵的别业,交通不方便,你一个女人能走到哪里啊?」萝拉笑得娇美,说话却字字带著讥讽。

    「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到我的朋友在外面等吗?」沈芙蓉笑了笑,在昏过去之前,她明明看见了约翰的脸啊,难道是她记错了吗?

    萝拉想到了站在大门的那三个帅气的男子了,她一脸妒嫉的瞪著沈芙蓉:「朋友?我看是你的入幕之宾吧?」

    「难怪肯尼不愿意回来这里,看看你们,有故作优雅的、有假意关心的、也有脑袋空空的草包,我要是肯尼也不想回来,失陪。」沈芙蓉一一点破他们的假面具,说完随即转身就走。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9

    「沈小姐请留步。」一个中年男子出声了。

    「你们要怎麽处理你们的家务事都跟我没关系,不要拉我淌这浑水,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沈芙蓉一脸不耐的说。「肯尼没有跟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我也不会问,至於你们要怎麽做都请自便,跟我没关系。」

    「我们希望你能开口让肯尼回来。」中年男子开口说出他的目的。

    「不可能,我说过我不干涉肯尼的任何事。」沈芙蓉断然的拒绝。

    「那麽,就要请你『长期滞留』在这里了。」中年男子阴鸷著一张脸威胁她。

    「要我『长期滞留』在这里?我是无所谓啊,只是留下我的代价你确定你付得起?」沈芙蓉一脸挑衅的直视著中年男子。

    「你只是一个离过婚,有著一间小公司的软弱女人罢了,我不认为我必须要为留下你而付出什麽样的代价。」中年男子也硬起脾气了。

    「try it。」沈芙蓉微微一笑。

    *****************************************************************

    「这样也好,让我的家族们享受一下不一样的震盪吧。」肯尼一脸温文的笑。

    「你的家族是古老的肯非n世的伯爵ㄟ……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约翰透过网路跟肯尼取得联系。

    「我过一阵子会动身回去,这段时间就让他们陪我们的芙蓉公主散散心吧,或许这样会让公主的心情好一些。」肯尼倒是不怎麽担心。

    「对了,你们的学分修得怎麽样了?钱还够用吗?」肯尼关心的问。

    「应该再念一阵子,钱够了,谢谢你的关心。」约翰听见他的关心,内心感动不已。

    「那就好,你们就暗中保护公主吧,有什麽事再跟我联络。」

    「是。」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30

    沈芙蓉态度优閒的待在庄园内走著,她虽然不是很高兴这形同被软禁的生活,但是,换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让她能有个疗伤的机会。

    她真的不了解,为什麽她那麽疼宠的妹妹会这麽的恨她?她不懂,她们身上都流著相同的血液啊,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啊?为什麽会这样?沈芙蓉的脑海中不停的在转著这些问号。

    「你怎麽一脸的忧心呢?」肯亚一直跟在她的身後,他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特别,她特别到……让他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我想怎麽样都跟你没有关系吧?我是奉劝你啦,我对爱情没有兴趣,你最好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我跟你不会有结果的。」沈芙蓉不是傻瓜,她知道这男人对自己有著兴趣,但是她的心已经没有爱了,她的爱已经全然的消失了,她现在想要的是快乐的生活,不管是身或是心,她不想再有任何的受限。

    「你对自己真的很有自信。」肯亚冷笑了一句。

    「真希望是我多想,我可不想惹上非战之罪,【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啊啦,我忘了你们这些阿兜仔应该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吧?」沈芙蓉笑得一脸娇媚。

    「你跟一般的女人很不一样。」肯亚的眼中满是兴味。

    「what ever,对了,我想去采购一些东西,相信你应该知道,我的行李并不多,需要补充……」她提出要出去的要求。

    「我最近没有时间……」肯亚在脑中思索著自己最近的行程。

    「我没有要你陪我去。」沈芙蓉相当不给他面子的泼了他一头冷水。

    「那……」当他正想拒绝时……

    「我跟伯朗叔陪她去吧。」萝拉一脸娇笑的出声。
新书推荐: 良缘写意 [快穿]病娇圈养计划 朝露终相逢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小城故事多(限)(1-381) 妾这职位 他如风掠夺 白月光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