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7

书名:LOVE GAME     作者:未知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任性……」

    「嘉愉呢?」那平凡女子咬牙切齿的问。

    「她在……」方嘉铭话都还没说完,一个充满年轻气息的女子就走了进来,她跟大家随便的打了招呼之後,便凑到了沈芙蓉的身边。

    「芙蓉姐……」她笑得一脸讨好。

    「你这个死ㄚ头啊。」那平凡女子一把拧著她的耳朵。「连你芙蓉姐的钱都敢a?你是活腻了吗?」

    「嘉怡?」

    「二姐?」被拧住耳朵的方嘉愉一脸害怕的叫了出声。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18

    「二姐,你不是去泰国了吗?为什麽你会在这里啊?」方嘉愉暗叫了一声糟,她这个二姐跟沈芙蓉可是只差不是同血缘而已,她们的感情好得要命,现在又让二姐给逮到她想要大发灾难财的举动,二姐一定会劈死她的。

    「嘉怡,你怎麽打扮成这个样子啊?害我没认出是你。」方嘉铭被自个儿的大妹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的。

    「朋友有难,我怎麽可以没道义的自个儿去玩呢?倒是你,方嘉愉,快给我解释清楚,为什麽那麽胆大包天的想要a你芙蓉姐的钱?市价的二倍?这种离谱的价钱你都敢开啊?是不是想死啊?」方嘉怡虽然做平凡的打扮,但是训起妹妹来,仍旧有一定的威严。

    「是……茉莉姐教我的啦……」方嘉愉不得已,只好说出幕後主使者。

    「沈茉莉?她到底在想些什麽啊?」方嘉怡愤愤不平的拍著桌子。

    「她为了爱程文良,所以连自己的姐姐都不肯放过吗?」方嘉铭也是一脸的愤慨。

    「不,沈茉莉小姐并不爱程文良先生。」肯的一句话让全场的人都呆楞住了,连沈芙蓉也是一脸的张目结舌。

    「她不爱程文良?那……」沈芙蓉真的不懂了,她跟妹妹从小虽然说不是很亲蜜,但是,一直都保持著友好的关系,她也不曾想过要害她或是要让她消失这一类的想法,可是,种种的迹象看起来,妹妹似乎……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是为了要弄垮芙蓉小姐。」肯的一句话,让沈芙蓉证实了她不敢往下想的方向,她颓丧的倒退了几步,直到比尔在她的身後撑住她的身体。

    「肯……」杰西希望肯别再说了,因为沈芙蓉好像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沈茉莉小姐似乎对芙蓉小姐有著瑜亮情结。」肯的成语一针见血的点出了沈茉莉长年来对沈芙蓉的不满。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了。」沈芙蓉阻止了肯,她一脸的苍白。

    肯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边,一把抱起了她,让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并细心的帮她按摩著太阳穴。

    「唷,原来你跟我离婚了以後,桃花变旺了嘛。」程文良站在董事长室的门口,一脸讥讽的冷笑著。

    沈芙蓉原本一脸舒服的表情,在听到了前夫的声音便收起了脸上的表情。

    「怎麽?这条死鱼有没有……让你爽到啊?」程文良故意开口,故意问得粗俗。

    「肯定是比茉莉好吧?要不然你怎麽一脸欲求不满的机车样啊?没爽到就说嘛,我可以替你安排的嘛,何必这样迁怒於我呢?」沈芙蓉牙尖嘴利的回他话。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19

    「够了,我不是来这里听你耍嘴皮子的,快做出你的决定吧。」程文良的心里感到十分的讶异,才几个月不见而已,她变的更加的美豔诱人,他跟她结婚那麽久了,从来都没见过她如此风情万种的一面。

    「什麽决定?我跟你之间还能有什麽决定呢?」沈芙蓉装傻,故作不知情的问。

    「当初离婚时,我将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通通过给你,可是你也答应要让我继续在百花当董事长的,不是吗?」程文良寡廉鲜耻的说。

    「是啊,我是这麽说过啊,可是我记得某人好像很不屑的嘛,还说什麽『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这条死鱼。』记得吗?既然某人不愿接受我的好意,那麽,我也就作罢了,怎麽,现在是因为在外面混不下去,所以又回来求『死鱼』收留吗?」沈芙蓉毫不留情的说。

    「我不是来求你,我是要把你拉下经营权,这样我还是董事长啊。」程文良可不承认她所说的话,虽然是事实。

    「对,你不是来求我,你不求我,却求茉莉要拿出她的股份来对付我,唉呀,都是求女人嘛,又何必在乎是求我呢?」沈芙蓉笑得欢快。

    「你尽管再得意吧。」程文良不想跟她多做争辩,他往方嘉愉的方向走了过去。

    「嘉愉啊,你芙蓉姐姐应该是没有那麽多现金了,你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就转卖给我好了,我可以用三倍的价钱跟你买。」

    方嘉愉对於他所开出来的价钱是非常的心动,可是,碍於她最怕的二姐方嘉怡人就在身後,她哪敢答应啊?

    「不好意思,我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已经卖出去了。」

    「你卖给了谁啊?」程文良心急的问。

    「方嘉怡,也就是我二姐。」她赶紧把烫手山芋丢给方嘉怡。

    「你二姐?」程文良颓丧的跌坐在沙发上。

    「放心,嘉怡小姐人还在泰国。」肯尼却说出了一句让程文良感到一线生机的话,让程文良快速的离开这里去想办法了。

    「肯,你在做什麽啊?」方嘉怡一脸的不敢置信。

    「制造一点高潮好戏的伏笔嘛,要不然那麽早就断了他的路,我们就没得玩了。」比尔懂肯的想法,他笑得一脸的狡诈。

    「是啊,嘉怡小姐不是想看戏吗?我们当然要做一场好戏给你看啊。」也了解状况的杰西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而且我还让你参一角ㄟ,我相信你一定很想体会让程文良那个败类为了那百分之十五的小小散股而求你的戏份吧?」肯笑得一脸温文。

    方嘉怡想了想,又看了看好友。「你真的就这麽相信他们吗?」

    「嘉怡,我一向都很相信朋友的,你知道的啊。」沈芙蓉轻笑出声。「所以我也相信肯、比尔跟杰西,毕竟,我也没有什麽能让他们图谋啊。」

    肯、比尔跟杰西听到沈芙蓉的这一段话,都感动的不得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方嘉愉,股票给我拿来。」方嘉怡转而向妹妹要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那是我用钱买的……」方嘉愉苦著一张脸。

    「我会给你钱啦。」方嘉怡没好气的说。

    大家听了都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0

    沈芙蓉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跟身後的人点了点头,就将会议室的门给推开了。

    原本热络的谈笑声也因此停止,偌大的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她往里面走了进去,高跟鞋踩在地上所发出的笃……笃……笃声变得很大声。

    她坐到了主位,身後跟著肯、比尔、杰西、方家的三兄妹。

    「怎麽带了那麽多人?沈总裁是怕被我们拆了吗?」程文良说了个暗讽她的冷笑话,笑声也三三两两的响起。

    「等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她笑得一脸神秘,对肯点个头。

    肯往前一站,俊雅温文的脸上是一抹完美的亲切笑容,「各位股东们,你们好,我是肯尼,是沈小姐的特助,也代表沈小姐发言。」

    「怎麽?喉咙痛啊?要不然怎麽不自己说呢?」程文良故意又对沈芙蓉放了记冷箭。

    沈芙蓉但笑不语的看了他一眼。

    「今天大家选择今天要来召开股东大会,我想,主要是想要讨论经营权的部份,现在,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看法。」肯亲切的笑容让人看了有森冷的感觉。

    「沈茉莉小姐占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她的委托书在此,她愿意支持我继续当董事长,再加上这些个股东支持……」正当程文良还在大放厥词时,肯笑著打断他的话。

    「程先生,我记得没错的话,您好像没有『百花』的股份吧?」

    程文良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他怒瞪了肯一眼。

    「程先生说的没错,我们这些股东们是有意愿想要支持他的。」其他一位股东站起来接著说。

    「喔,可以麻烦王先生告诉我,支持程先生的原因是什麽呢?」肯尼客气的问。

    「就……」比尔不给那人有说话的机会,他接著说:「虽然『百花』以前是由程先生经营的,但是他那时是因为他仍占有公司的股份的原因,如今程先生已经没有任何股份了,要人怎麽相信他仍然会像以前一般的对『百花』鞠躬尽瘁啊,你们说对不对啊?人心难侧啊。」

    比尔的这一记回马枪打得程文良满脸的豆花,让他显得狼狈不堪。

    「请各位仔细的想一想吧,为什麽程先生那麽坚持要当董事长呢?这已经不是他的公司了啊,他也没有什麽好处啊,那麽,这是为什麽呢?」肯也接著开始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增加股东们的疑虑了。

    「会不会有『五鬼搬运』的可能呢?」连杰西都来参一角了。

    「还是打著『百花』的名声,又开了所谓的子公司呢?」比尔的这一个猜测让在座的股东们都微微的变了脸色。

    「所谓的【打著『百花』的名声,又开了所谓的子公司 】就是以总公司的名义来接案子,但是将案子让自己的开的同性质的公司来承接,这样大家应该懂了吧?」杰西还故意把话说得很白。

    程文良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因为他们全都说中了他的心思,他不甘心将自己毕生的心血都交给沈芙蓉这个死鱼般的女人,既然她是公司的负责人这个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那麽,他要将属於自己的钱全部弄走。

    其他的股东听了这些猜测之後也都开始有些不稳了,他们开始略带焦虑的交头接耳的低声讨论著。

    肯脸上的笑容也因此而变的更亲切了。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1

    这时候,会议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一个长相豔丽的女人动作妖娆的走了进来。

    「希望我没有太晚到呢。」她媚笑的说。

    「有了委托书还不够,还要劳驾沈小姐走这一趟。」方嘉铭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传不到眼中。

    把委托书还给她,方嘉铭便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不发一语。

    听到方嘉铭的话,比尔的一双虎目死盯著她看,那眼中没有一丝对她美貌的惊豔,有的只是一片冰寒。

    俊朗的杰西也是面无表情的看著那女人。

    沈茉莉暗自咬牙饮恨,她瞪向沈芙蓉,她不懂为什麽同是姐妹,但是为什麽她的一切都是必须要捡沈芙蓉不要的?

    衣服、鞋子、玩具、所有的一切,为什麽她都不能拥有全新的,就只能捡她不要的,就连男朋友也是一样,她喜欢的男子通常都会先跟沈芙蓉告白,确定被沈芙蓉拒绝了,才会来找她,这样算什麽?

    如果沈芙蓉有一丝想要跟她抢的念头,那她还不会那麽的恨她,她最恨的就是沈芙蓉连抢都不抢,直接把东西让给她,用那种同情跟怜悯的态度,好像她是乞丐一样,这是让她恨沈芙蓉的主要原因。

    好不容易最近她才觉得有一点占上风的胜利感而已,但是沈芙蓉那女人去泰国转了一趟回来,身边居然又多了这三个极品男子?

    硬生生的把她所抢来的战利品给比了下去。

    她真的好恨,恨上天的抓弄、爸妈的不公、同侪之间的嘲笑、满是怨恨的人生,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沈芙蓉所带给她的,她决定她一定要报复。

    「姐,你也真是的,虽然跟姐夫离了婚,也不要那麽粗残的想断人家的後路嘛,俗话说『一夜夫妻百世恩』,稍微手下留情一点嘛。」她一脸娇笑的看著面无表情的沈芙蓉。

    其他的股东都抱持著看好戏的心态,来看这二姐妹会如何的厮杀。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22

    「这种事也不是我说了算,这里是『百花』啊,总是要尊重各位股东的意见嘛。」沈芙蓉闻言也笑得一脸娇媚。

    「你一定要这样刁我吗?」沈茉莉脸上的笑都已经快要挂不住了。

    「废话少说,现在各位的决定是什麽?真的要把经营
新书推荐: 舔了一个小奶包 她总是想离婚[重生] 上界职场求生指南 美人夫君太粘人_np文 每天都在羞耻中 小乖怪 (快穿)据说变淫荡后会死 九月星(校园) 不要太晚 就在明天_新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