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6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出来……等等!小姐……小姐不是在里面吗?

    一股寒颤从骨子里泛开,手一个不稳,托盘应声掉落在地,小翠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大喊道:“失火了!失火了!”

    小姐——天啊!小姐千万不能出事啊!

    小翠急忙奔上前去,没想到房门竟上锁了……怎麽办?

    小翠试图用身体撞开房门。可是浓烟不断从门缝冒出来,呛红了她的眼睛,挂著两行泪水,不断乾咳,“咳咳……”

    谁来救救小姐啊!

    听到小翠的呼救声,赶来的奴仆们提著一桶桶的水试图浇熄这场大火,赶来支援的人潮越来越多,可是却不见火势有变小的迹象。

    “动作快!再提更多水来!”

    在商行的尉元庆一听到家仆来传失火的消息,就火速赶了回来。

    为什麽他的心这麽不安?

    “这是怎麽回事?”刚才都还好好的,姬雁儿的房间怎麽会失火?

    她人在哪里?该不会……

    “雁儿呢?她在哪里?”尉元庆随手抓了一个人,厉声质问。

    小翠连忙跟上前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主爷,你终於回来了!小姐……小姐还在里面啊!你要救救我家小姐呀!”

    本来故作坚强的小翠,这一瞬间,隐忍的泪水不断滑落,“呜……呜……”

    该死的!雁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尉元庆眼前一片空白,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冷静的面具出现裂痕,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脑中闪过和她在一起的种种画面……

    初次见面时,她梳著双髻、含羞带怯的青涩模样,嚷著要他帮她摘下树上熟果的模样,吃醋的模样……都深深刻在他的心版上。

    原来他才是不能没有她的人!

    尉元庆回过神,眼神中含著坚定,他会救出她的!

    就算死,他也不许她先独行!

    “让开!”他抢过下人手上的一桶水,淋在自己身上,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前,就迅速跃入那团熊熊的烈火之中。

    站在暗处的鲁秋蝶目睹心爱的男人纵入火窟,不禁瞪大双眼。

    天啊!不可以……不要!

    尉元庆闯进屋内,靠著透进来的一丝阳光,仔细地寻找。

    他施展轻功轻易地避开火焰,然而却避不开从屋梁掉下来的火苗,将白底金边的衣袍给烧出洞来,灼伤他的皮肤,他却浑然不觉。

    雁儿,你在哪里?

    他焦虑的凤眸不断寻找,好不容易发现了姬雁儿,却发现她倒在地上。

    他飞奔过去。抱起她绵软的身子,大手轻拍她的脸颊。“雁儿、雁儿,你醒一醒!”

    看她宛如一尊木娃娃似的,对他的呼喊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心被狠狠一撞,痛到无法呼吸。

    他生平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怕她从此离开了他……不!他不会允许她消失在他的生命中,即使要追到地下黄泉,他也要救回她!

    尉元庆深深吸了一口气,覆上她泛白的唇瓣,撬开她紧闭的牙关,将新鲜的空气灌入她的口中。

    快醒来……雁儿……不准离开我!

    也许是听见他内心的呼喊,不舍他为她心痛,姬雁儿开始有了动静。

    “咳咳……”突然一阵剧烈咳嗽。她雪白的肌肤开始有了血色。

    “雁儿?”

    “咳……庆哥哥?”姬雁儿眼前一片模糊,这个狼狈不堪的男子是庆哥哥吗?为什麽他的眼神如此令人揪心,仿佛闪过一道泪光?

    “别怕!我来救你了。”他柔声在她耳边说道。

    他再也不能佯装镇定,狠狠地抱紧她,像要将她揉进骨子里似的,让她发疼。一想到差点失去她,他就快要发狂。

    “好痛……”疼痛让她想起刚才发生的事。

    她想要逃……可是她逃不出去……

    火太大了……然後,她就被浓烟呛昏过去……

    “呜……我以为我会死掉……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尉元庆温柔地安抚著姬雁儿。

    环顾四周,火势越来越大,再不出去两人都会有危险!

    “雁儿,你抱紧我,我们先出去再说!”

    “不要……我要现在说……不然……我怕没机会了。”

    她爱他……爱他的霸道,爱他的放荡,虽然他常常戏弄她,总是压抑自己的感情,不轻易流露出来,让她的心惶惶不安……

    不过,这就是他。

    虽然从来没有说过爱她,不过当他带她去山脚小屋的时候,她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此时,他居然还不顾自己的安危冲进来救她,她真是死而无憾了!

    “庆哥哥……我爱你……真的好爱你!”姬雁儿眼中蓄满泪水,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意後就昏了过去。

    傻雁儿,我早就知道你爱我了,因为我也爱你啊!

    他紧紧抱住倒在他怀里的姬雁儿,泪水悄然滑落。

    她会没事的,他用生命保证!

    这间屋子再过不久就要塌毁,他紧紧抱著怀中的人儿,飞身一跃——

    “谢天谢地,主爷出来了!”

    屋外的鲁老眼尖地认出那道身影是自家主子,抢救的奴仆忍不住停下动作,大声欢呼。

    “快去请大夫!”尉元庆沉声大喝,抱著姬雁儿飞奔前往主房。

    如天神的气势震慑了众人,大家才猛然惊醒,做鸟兽散。

    “她怎麽样了?为什麽还不醒来?”尉元庆焦急地问。

    “嗯……”老大夫不疾不徐地抚著长须,一手按在她的脉息上。

    这个庸医把脉花了老半天的时间,却一声也不吭,他一定要把他给砍了!

    尉元庆正要发作,老大夫才缓缓开口。

    “这位姑娘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吸了太多浓烟,才会一直昏睡不起。另外……她喜脉浮动,看样子是怀有身孕了。所幸腹中胎儿安然无事,小姑娘只要稍稍休养即可。”

    尉元庆呆立在原地,情绪激昂。

    “那老夫就先走了。”

    他行医多年,知道再冷傲的男人听闻这种事模样都是一样的,呵!

    目送著大夫离开,尉元庆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转头望著她紧闭的眸子,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爱怜。

    她有了他的孩子……这个小女人的肚子里,居然孕育著他的子嗣,而刚才他却差点失去她?一股喜悦和愤怒充溢在他胸口,神情掠过一抹复杂。

    “这狐狸精真是命大……怎麽办?”鲁秋蝶内心充满害怕和怨恨,全身不断哆嗦著,只好用双手环抱住自己,在屋子里不停来回踱步。

    主爷已经下令清查所有可疑的人物,总会找上她的。

    可恨的是,那个贱女人还没有死!没想到主爷居然赶了回来。还不顾自己的危险冲进去救她,他就这麽宝贝她吗?

    可恶!她不会就此罢手的……

    嫉妒让她蒙蔽了双眼,再也无法回头,她拿起桌上的小刀,藏在袖中。

    现在府中戒备森严,到处都是侍卫,可是往主房的路上却不见半个人影,透出一丝诡谲……

    鲁秋蝶没有多想,很顺利地潜入屋内,屏住呼吸悄悄靠近昏迷中的姬雁儿,拿出准备好的匕首,闭上双眼,双手高举——

    “你敢刺下去,我就要你陪葬!”

    尉元庆冷冷地说,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阴郁。

    听到声音,鲁秋蝶转过头,看见尉元庆就站在自己身後,她当下吓得腿软,手上的匕首也因此掉落在地。“你什麽时候……”

    “你以为我会给你再次伤害雁儿的机会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这次我不会再纵容你的行为,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尉元庆扭过鲁秋蝶发冷的手,将她甩在地上。

    “不是的……我只是爱你啊!”鲁秋蝶嗫嚅地说,已经泪流满面。

    “我从来就不需要你的爱。”尉元庆冷血地说,一针刺破鲁秋蝶的美梦。

    她的爱就这麽廉价吗?为什麽?

    “为什麽……你从来不看我一眼……为什麽?”鲁秋蝶神情狂乱地哭喊著,嘴里喃喃自语。也许一开始她就不该爱上这个冷情的男人,是她错了吗?

    “来人啊!”尉元庆沉喝一声,外头等侯多时的护卫便飞速地冲进屋内,一把架起虚软在地的鲁秋蝶,静待主子的发落。

    “把她关进牢房。”尉元庆睨了鲁秋蝶一眼。冷冷地命令道。

    “是。”

    “等等!请等一下啊!”匆匆赶来的鲁老,看见主子盛怒当中,又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架著,一副失神的模样,忍不住流下老泪,跪倒在地,“主爷,这孩子是一时走火入魔,才酿成大错。

    都是因为我教女无方,请您看在老奴的份上,饶恕她吧!”

    鲁老知道不该这麽请求,但他就这麽一个女儿啊!“就找户普通人家让她快快嫁出去吧!”他搓著手提出建议,这样女儿应该也会死心了。

    唉……都怪他太不关心这个孩子,才会弄到如此地步。

    尉元庆闭目沉思许久,没人敢答腔,鲁老的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就这麽办吧!”尉元庆沉沉地开口,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多谢主爷、多谢主爷!”鲁老赶紧扶起女儿。

    “爹……”看著自己的爹爹老泪纵横,一头白发苍苍,瞬间好像又老了许多,鲁秋蝶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犯下多严重的过错,让爹爹如此伤心……

    看见女儿眼里的懊悔,鲁老什麽也没说,只是拍拍她冰冷的手,淡淡的语气中带著许多不舍,“乖女儿,我们走吧!”

    鲁秋蝶这才落下隐忍的泪水,无声地哭泣著……

    “唔……”姬雁儿好像睡了很久,身体软弱无力,才张开口就感觉疼痛涌上心头,她是怎麽了?

    她侧过脸庞,却看见尉元庆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俊美的脸憔悴了不少,仔细一看,他英气挺拔的眉梢上有道可怕的伤痕,破坏了阴柔的五宫。

    她的心窝泛著疼,泪水缓缓落下,想起了一切。

    那双哀伤的眼神她永远也忘不了,原来他是如此害怕失去她,不顾自己的危险,前来救她……

    听到压抑的啜泣声,闭目养神的尉元庆一张开双
新书推荐: 同窗之谊 壶女 最佳情人●芯芯 魔魅1魔魅2魔魅3+番外+外传 一根肉棒闯江湖(H) 银河堕落指南(H) 忘记(futa) 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