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9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玉腿大开,完全忘了方才的坚持,迷蒙的眼眸半张。垂落在一旁的纤纤玉手悄悄握住自己不甘寂寞的双乳,轻缓地揉捏,散发著诱惑男人的媚态而不自知。

    见状,他深邃的凤眼转浓,两指拉开肥美的花瓣,淫浪的黏稠花汁毫无阻碍地滴落下来,入眼的美景令他屏住了呼吸。

    “你好美……足以让男人发疯!”尉元庆非常清楚她的身体有多销魂,而她的美丽只有他能品尝。

    他的长指沾了一抹湿滑的花液,故意在穴口缓慢摩转,让她体内产生更多爱潮後,才探人她暖热的体内,一寸一寸地挤开她窄小的花壁,直达花心。

    “啊……好深!”她哆嗦著,抚摸嫩乳的手指微微一颤。

    另一只大掌爬上她的丰满,厚实的指腹抵在她的乳首上,微微一弹,敏感的乳尖更加肿胀,一丝麻痒泛了开来。

    纤细的螓首不住甩动,她好难受……

    蛰伏在她体内的长指跟著菗餸起来,上下双击的攻势让她险些失了心魂,贪心的小穴紧紧吸住他的粗指不放。

    “浪娃,你喜欢得很!”只要轻易撩拨,她马上就会软了身子求他。

    他俯身张唇啃咬她的乳尖,来回吸吮再放开,连红艳的乳晕也不放过,伸出舌尖旋转挺翘的乳首,让她喘息不已。

    埋在穴中的手指缓缓抽动,他来回旋动,让她香甜黏滑的汁液沾满他的粗指,方便他的探索。他的中指稍稍抽出一点。

    再快速送入她的体内,长指没入最深处,指头不断勾挖著。同时,硬如小石的乳尖被他狠狠一吸,浪穴中的蜜液顿时泛滥成灾。

    “不要了……太多了……啊!”她受不了这种折磨了。

    “真的不要吗?可是你的浪穴咬著我的手不放。”

    他仿佛要向她证实一样,缓缓菗餸的指头开始飞快进出,探入深处的指头恶意勾动绵软的肌理,就快把她推向高潮。

    忽然,他碰触到穴壁中一块鼓起的软嫩,粗砺的指头按在上方,来回交替摩转,感觉到那块凸起变得更加肿胀。

    “呜……饶了人家……我就快、快……”

    “呵!如你所愿。”他勾起一抹肆笑,原本菗餸的手指突然拔了出来。

    她越是不要,他就越想要她求他占有!

    姬雁儿淫浪的花穴瞬间失去被填满的感觉,浪液沿著大腿根部流泄不止,他把她的玉腿放了下来。

    “呜……”她并拢美丽的双腿,两腿不安地互相摩擦,腰肢不由自主地摆动,泛著泪光的眼瞳瞅著他。

    她好难受!那里好麻,就像被啃咬一样。

    “很难受是吧?不是不要吗?”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他的眼中有著得逞的光芒,接下来才是精采好戏呢!

    她急忙点了点头,又慌乱地摇头。她想要他,好想要他对她……

    尉元庆用力扳开姬雁儿密合的双腿,伸指拨开两片美丽多汁的花唇,隐藏在层层花瓣中的小洞流出如蜂蜜般甜美的汁液。

    他伸出长舌勾起一抹浓稠的花液卷进口中,男性放浪的姿态像毒药般,令她深深迷恋。

    长舌缓缓探索潮湿温暖的穴道,他灵巧的舌轻轻地戳刺,揪著艳红花瓣的手指不时揉捏她动情的豆核。

    姬雁儿玉腿大开,好像乞求男人给予更多、更强烈的爱抚,昏沉迷乱的她已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唔……好舒服。”她发出一声叹息,张唇含住自己的手指,银荡的指头来回翻搅粉红的软舌,蜜甜的津液沿著樱唇缓缓流了出来。

    他的手拨得更开,指头使劲地把红艳的软嫩翻了出来,邪恶地舌头不断逗弄层层肌理,不放过每个地方,还发出羞人的声响,“这麽多汁?来,尝一尝自己的味道。”

    他邪肆地捏住她的巧颚,他的吻混著花液的味道,好羞人。

    她不由自主地回应他,两人的激情让整间屋子弥漫著熊熊的情苗。

    烛火摇曳,照映在赤裸的女体上,显得诱人。

    “呜……”她快要发疯了,他故意挑起她的欲望,然後折磨她。

    在酒力的催情之下,她忘了矜持,玉腿大张,纤细的指头扯开黏腻的私唇,穴口不断蠕动著。

    “求求你了!”

    他抿唇不语,汗水悄悄滑落。她正在他眼前扭动著胴体.黏腻的动情汁液缓缓流出。刺激了他的感官。

    “你很想要?”他开口,语气低沉。

    姬雁儿连忙点了点头,轻轻喘著。

    “想要我满足你,要先让我开心。”

    “什麽……”

    “你可以选择不要。”他故意这麽说,作势要离开。

    “呜……不要走。”她赶紧拉住他的手,汗湿的小手显得冰凉。

    他好整以暇地望著她,看她要怎麽做?她跪起身子,小手慢慢爬上他的胸膛,却有些不知所措。

    他皱起眉心,有点不耐地说:“到底要不要?”

    他忍著的欲望就要爆炸了,她却一副慢吞吞的模样,让他的欲火夹著怒火,熊熊地燃烧著。

    在他的催促之下,她伸出粉嫩的舌尖,沿著他从颈子滴落的汗水往下,停在深褐色的乳投上,灵舌轻轻画圈。

    “嗯……”他忍不住闭上双眸,享受她略带笨拙的服务。

    男性小巧的乳尖被她吸吮著,慢慢地凸起,身下的欲望也不断膨胀。

    “继续往下。”他沉声命令著。

    她软嫩的滑舌停在他精瘦的小腹上,迟疑著,他眼底的欲火正炽,欲望隐隐跳动,撞击到她的巧颚。

    “雁儿,含住它!”她的舌尖怯怯地抵住他的欲身顶端,轻轻一舔,颗粒状的舌蕾扫过他的伞端,让他差点发泄出来。

    他伸手拨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发丝,想要看清楚身下的小女人。只见她的花颜微红,小脸上透露稚气,让他有种犯罪的错觉。也变得更加兴奋。

    姬雁儿张著迷蒙的大眼望著尉元庆,发现他不再冷静,让她有种莫名的成就感,小嘴一张,将他的欲物吞入,小手握著根部,红唇噘起,含著他的欲望上下移动。

    尉元庆忍不住摆动起腰杆,随著她的吸吮发出低吼,“嗯……”他律动得越来越快,就快宣泄了。姬雁儿赶紧吐出他的欲望,红肿的伞端布上一层晶透的津液。

    “雁儿!”他咬著牙,没想到她会这麽做。

    她俏皮地一笑,谁教他刚才要捉弄她,现在知道她刚刚的痛苦了吧?姬雁儿盯著尉元庆的欲物,柔软的指腹突然覆上他的伞端,以敏感的指头感受它的跳动,也摸到小孔沁出的黏稠。

    “庆哥哥觉得舒服吗?”她柔声问道。

    她的指腹按在欲望的顶端,缓缓摩擦著,黏稠的液体被迫挤出,让她的动作更加顺利。

    “嗯……”这个小妖精,分明在玩弄他!

    她从哪学来这磨人的手段?她再不停下来,他就要发泄了!

    肿胀的欲茎越发充血,灼烫了她的指尖,她突然用力一捏,受到刺激的伞端瞬间射出一团热焰。

    “啊……”尉元庆激动地低吼,止不住喷射的欲望。

    见状,姬雁儿的双手赶紧按住他的伞端,霎时,浓浓的白液从她的指缝溢出,还不小心溅到她的脸上。

    就是这黏黏的东西常常灌满她的小穴,让小腹变得好热……想到这里,她的私穴感到一阵紧缩,好像有烫人的液体从体内流了出来。

    姬雁儿张开双手,黏腻的白浊沾满指尖,小脸被情欲染上艳色,身躯也散发著诱人的毒香,让冷傲的男人失去理智。

    尉元庆精瘦的双腿挤进姬雁儿腿间,彼此的禾幺.处亲密地贴在一起。

    他的欲望不断膨胀,饱满的额际滴出一颗颗薄汗,布满欲色的眼眸一黯。他不想再继续这令人发狂的游戏,他现在就要她!他一手扳开她多汁的贝办,一手扶住昂藏充血的男性。

    膨肿的圆硕顶端抵著她窄小的穴口。

    他缓缓移动腰杆,火热的硕端对准她的窄穴画圈,以让人发狂的旋律轻戳慢摩,伞状的顶端不经意地触到她充血的豆核,让她浪吟出声。

    “嗯……好麻。”他把两片艳红色的花瓣拉到最开,顶端抵在多汁的穴口,顿了顿,故意用缓慢的速度插入她的浪穴之中,发出了“噗滋”一声。那声音刺激了她和他的感宫,如同快要断掉的弦线一样,也惊醒了她。

    “不可以!”她瞪大圆眼。会有孩子的……

    “善变的女娃儿。”他不让她有挣扎的机会,撑起两臂靠在她的身子两侧,腰腹紧紧抵著她绵软的肚子,精瘦的臀部上下律动,埋在她体内的欲望进进出出。

    “啊……真的不行呀!”她哭喊著。想要拒绝,可是身体却背判了她的意志,让她忍不住迎向他。

    他插得好深,每一下都充满力量,她的那里好麻啊……

    “雁儿,你真浪。”他的声音紧绷,欲望感到疼痛。

    她紧窒又有弹性的穴办一张一合,吸住他的欲刀,伞状的顶端不断推挤浪穴中的软嫩,滑溜不已。

    果真是货真价实的浪娃儿!令人销魂。

    “呜……我没有。”

    “明明吸得这麽紧,为什麽不要?”像是证实他所言不假,他略微抽出肿大的欲根,马上就被她贪吃的浪穴紧紧吮住不放,“你瞧,小穴咬得这麽紧,还要我拔出来?”他邪肆的俊脸露出玩味的表情,面不改色地说著狂浪的话语逗她。

    “不要说了,好难为情呀!”她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可是他的一字一句却让她更加敏感。

    “你明明很爱,身体更兴奋了。”他半勾著眼,湿滑的舌尖缓缓掠过薄唇,充满了男性魅力,汗湿的长发散落在优美的裸背上。和昏黄的烛光交相映,形成一片如画的景色。

    尉元庆的手捞起姬雁儿匀称的凝脂玉腿。盘在他瘦劲有力的腰间,充血昂首的粗长埋在多汁的暖穴中不停跳动,撞击著她敏感的内壁。

    他沉喝一声,猛然把壮硕的男性欲望挺入潮湿的暖穴中,没有一丝停顿地深深埋人她的体内,一直到底。

    “恩啊……好深。”她的泪珠夺眶而出,快要崩溃。

    她的乳晕瘀红凸肿,随著他的猛力撞击而左右晃荡,上头饱满的粉艳乳尖好像要滴出汁一样。

    如水蛇的腰肢不由自主地摆动,跟随著他的菗揷,一上一下地吞吐他的欲身,彼此紧密地交缠在一块。

    “那这样呢?”他的肿胀欲望恶意地左右翻搅,摩擦紧缚在欲刀上的柔软,发出了淫浪的声音。

    “啊……啊……”她头一仰,酥软的身躯往後一倒,银亮的黑发如飞瀑一样,落在精美纷彩的缎料软榻上。
新书推荐: 良缘写意 [快穿]病娇圈养计划 朝露终相逢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小城故事多(限)(1-381) 妾这职位 他如风掠夺 白月光系统[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