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8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透。

    “呵!她摆明儿要我误会,我怎能让她失望呢?”尉元庆挑起剑拔的眉,一丝玩味的诡笑蔓延。“不觉得有趣吗?”

    这句话是什麽意思?姬雁儿没问出口,怯怯地瞧著他深沉的眼,从心里泛起一股寒颤。虽然自己和他如此亲密,可是她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这也是让她最感到害怕的。

    庆哥哥总是带著文雅的微笑,可是却有种疏离的冰冷感。

    这个倨傲的男人,她能拥有他的真心吗?如果此刻的幸福是梦,能不能不要醒来?

    第五章

    卧榻上躺著一个半裸的女子,以柔媚化解了满室的阳刚。

    男人手拿著倒满甜酿的酒樽坐在床沿,勾人心魂的凤眼带有一丝诡谲,神秘的气息令她心神荡漾。

    他微扬的唇缓缓饮下那杯香甜的美酒,修长的手勾起她的巧颚,张唇吻住她轻启的樱口,绵密的细吻落下,不失温柔。

    让她口中盈满他的味道和酒气,恁地醉人。

    “好喝吗?”尉元庆抚摸著姬雁儿血色的唇瓣,上面沾了溢出的酒液。

    她点了点头,吐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唇瓣。

    她全身放松,没有察觉到男人邪恶的意图,一步步掉入他的陷阱之中。

    而她下意识的舔唇,对男人而言是最缺乏抗拒力的春药,也点燃了尉元庆最原始的情欲。

    “那就多尝几口。”他不安好心地说,邪肆的眸子藏著一丝诡异,让人难以察觉。

    他随性地丢开酒樽,拿起半满的酒壶往嘴里倒,酒液沿著唇角缓缓流下,浸染了他的胸膛,更显出放浪不羁的模样。

    他擒住她的娇颜,猛然把她拉进怀中,狂狷地堵住她的小口,再度把酒酿喂进她的口中,灼热的液体顺著胸口一路蔓延,熨烫了她的小腹。

    她的小脸酌红,大眼迷蒙,头有点晕眩,别过红颜避开他俯下来的吻,她不能再喝了……会醉的!

    “我不要喝了。”她抿著唇拒绝。

    但他却不让她逃,转过她的脸,落下炽热的唇。他不许她拒绝,这是给她的惩罚,只要对他的心意动摇,他就狠狠地惩罚到让她明白为止。

    “唔……”她口中都是他霸道的气味。

    她真的醉了,庆哥哥怎麽有这麽多分身,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她伸手一抓,却扑了个空。

    他菱形的唇角微扬,大手覆上她的玉手,“我在这儿。”

    她醉颜娇酣,流露出小娃儿的稚气嘟嚷道:“庆哥哥?你是庆哥哥吗?不对……他比你好看多了!你是谁啊?”

    她语无伦次,充满雾气的醉眼看不清楚眼前一直被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他忍不住低笑,这个小女人居然认不出他了?

    笑容冲淡他的不悦,但他还是不能原谅她。居然胆敢有闪躲他的念头,都怪他太放纵她了!

    “你说呢?我是你的男人。”拽著她的手放在他性感的唇上,一字一句缓慢地吐露情话,以手绘唇,湿热的气息搔痒著敏感的指尖。

    “嗯……我的男人……庆哥哥……嗝!”

    姬雁儿忍不住打了一声酒嗝,惹得尉元庆轻笑出声。

    她迷蒙的双眼定住,突然以两手捧著他俊美无俦的脸,靠近一看,像被下蛊般地痴痴望著他。“庆哥哥好漂亮哦!”

    他听见她脱口而出的呢喃,忍俊不住地嗤笑出声。她可真会打击他的男性自尊,没有一个男人会想听到这种称赞的!

    “也只有你,才会说男人美丽。”他扬起一抹危险的笑,一个张口,便吮住她纤长的指头。

    她敏感地感觉到暖热的灵舌正在舔吻她的指尖,像在舔食可口的糖葫芦一样,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地细细品尝。

    她想要抽回手指,受不了他太过煽情的挑逗。

    他握住她想逃的白玉小手,带著烫人温度的唇狠狠咬了她一口。看到这敏感的小家伙吃痛地缩了肩头,却不敢再把手抽回,他才满意一笑。

    “你无辜的眼神,只会让我更想吃了你。”语毕,邪恶的大手开始扯掉她身上所剩无几的布料。

    “庆哥哥……你要做什麽?”她摇一摇晕眩的脑袋瓜子,看著自己被脱光的身子,羞涩地蜷曲成一团。

    “我要你。”他俐落地把身上的衣袍也脱了下来。

    两人的衣服交叠散落在地上,正如床上亲密的男女。

    他的手指好像带有火苗,他十分了解她的敏感点,每一个被他抚过的地方都点染最原始的情欲,让她轻吟出声。

    “喜欢吗?”他磁性的嗓音变得沙哑,炽热的凤眸被情火染上一层欲色。

    “唔……不可以!”她不停扭动。

    她的确是动情了,期待他的占有,可是……今晚不行啊!

    “不许你拒绝,我要让你不敢再胡思乱想!”

    姬雁儿望著尉元庆幽深的眸子,那里面隐含著不悦。她明白自己惹怒了他,他全身上下散发出迫人的力量,令她感到些许的害怕。

    邪恶的眼神直盯著她,就快要将她焚烧殆尽……

    可是她的不安,他明白吗?他总是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好好的,让她难以靠近。

    尉元庆发现姬雁儿心思飘忽,感到更加不悦。

    她别过脸去,知道他是认真的。“不行……啊!”

    他的手毫不怜惜地抓握她的嫩乳,两手轮流玩弄著她的丰腴,看著她美丽的胸乳变了形状,仿佛胀得更加饱满,“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人家没有……”她掩眸否认。

    “都快握不住了。小浪娃。”大手用力捏住,软腻的乳肉溢出。

    他紧盯著迷人的胸乳,挺翘的乳尖引诱他的垂怜,他伸出两指拧住粉嫩的乳尖,一个拉扯,美丽的蕊心更加绽放、发硬。

    姬雁儿忍不住拱起身子,不由自主地贴紧他精壮的体魄。

    乞求更多的抚慰。

    坚挺的双峰、不堪盈握的小蛮腰、湿润的黑色丛林,躺在他身下的赤裸女妖不停扭动,激起他嗜欲的本能。

    他俯身吮吻她绽放的蓓蕾,惹得她尖叫出声。“啊……”

    他灵活的舌头轻轻抵在乳尖上,以折磨人的缓慢旋律来回逗弄,敏感的乳尖越发红艳肿胀,从顶点传到全身的刺激,让她绷紧了娇躯。

    他另一手也没停歇,粗砺的指腹揉拧颤抖脆弱的乳首,蛮横的掠夺中带著一丝温柔,如同他对她的宠溺。

    她好像寒风中微颤的花朵,娇弱而令人怜爱。

    她被他高超的爱抚技巧玩弄著,天生的媚骨被唤醒,体内缓缓流出一股湿滑,弄湿了腿窝,更滴落在精致的被褥上。

    “嗯……唔……”乳尖充血紧绷,又麻又痛的触感,让她不住甩头。

    “都变硬了……还说不要?”

    她低垂的颈子闻言抬起,偷觑自己嫩乳上绽放的红艳乳果,上头还残留他湿亮的津液,像被香甜的蜂蜜浸渍过一样。

    看到此景,她酌红的小脸更加发烫,呼吸急促,两颗挺翘的蓓蕾颧巍巍的……

    “你的小穴也湿了……”他偏要逗她,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放肆的大掌覆盖住她的禾幺.处,用炽热的温度抚摸美丽的丛林。

    “不要说了。”她双手掩目,全身泛著瑰红的颜色。

    “你也想要我。”他语气坚定地说。

    她无法否认,可是……会怀孕的。

    她算过,再过不久她即将来潮。以前听嬷嬷说过,女人来潮之前,绝对不能和男子做那件事,不然会有孩子的……

    孩子……想到自己可能孕育著联系著他与她的宝宝,她的眼神变得柔软,却在下一瞬又转成晦暗。

    他爱她吗?他会想要她的孩子吗?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推开他,“不可以!”

    尉元庆立刻压住她想要逃开的身子,喝醉的她全身无力,根本抵抗不了,马上就软绵绵地瘫软在他身下。

    “真不安分!”他轻轻在她耳边吹气。他会让她知道,她永远抗拒不了他。

    一手箝制住她乱动的小手,另一手扯过腰带,俐落地绑住她的双手。

    “放开我!你想做什麽?”她胡乱挣扎著。

    他绑得不紧,怕伤了她细致的肌肤,可是要挣脱开来也没那麽容易。

    今天没达到目的,他是不会饶过她的!

    “聪明的小雁儿……你是明知故问。”他菱形的薄唇勾著一抹恶魔的微笑,到嘴的猎物怎麽可能不享用?

    她太不了解男人的本性,越是抵抗,只会越引起他狩猎的欲望。

    他拱起两臂,精壮的手臂支撑在她的小脸旁,两人四目相交,那一瞬间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她,就像梦一样……她不敢呼吸得太用力,精致的脸蛋涨红不已。

    尉元庆低笑出声,张口吻住她的樱唇,将气息渡给她。

    这个牵动他心绪的小女人,总是太害怕失去他,於是变得敏感、变得脆弱。他不是不懂,但他知道她是唯一了解他内心的人。

    即使害怕,这个小女人也不会放手的!

    所以他不轻易让她看透他的心绪,执意要她的心追逐著他,这样,这场爱情游戏才会更有看头,不是吗?

    他的嘴里还有酒的味道,好甜!姬雁儿不由自主地回应著尉元庆的吻,小巧粉嫩的丁香小舌勾住他的,让霸道的舌与她纠缠,越吻越深、越长。

    过了许久,他才放过她微肿的唇瓣,“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他像似不经意地丢出这句话,只怕这个迟钝的小女人还不明白其中的含意。

    “你……”他的话像一张网,网住她痴迷的心,为之沦陷。

    他曲起她细白的小腿架在肩上,两手拨开半闭的花瓣,晦黯的眸光直瞧入她的禾幺.处,如婴儿般红嫩的花唇,散发著—股少女幽香。

    被他这样放肆地瞧遍,她感觉体内好灼热,好像要融化了,更多令她羞耻的汁液不断流了出来。

    他的大掌缓缓抚摸她的大腿内侧,粗糙的手指温柔地描绘不见毛孔的肌理,那就像精致的上好绸缎一样光滑。

    “呵!好痒。”她扭动腰肢,娇笑连连。

    昏黄的烛光映照在她瑰丽的娇颜,如似洛仙,令男人移不开眼。他忽然拨开她的私唇,扯动浪穴中泛滥的爱潮,滴落在他精健的腿上,粗大的指腹按著充血的豆核,轻轻画圈。

    “呜……”她以贝齿咬住下唇,喘促的呼吸让乳肉上下晃荡。

    她
新书推荐: 囚宠之姐夫有毒 成為寫真女郎 魔女莉莉兰 鉴宝黄金指 魔欲 算计(双性)(H) 繁花落尽春暮 一入梦(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