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6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鲁姑娘喜欢尉主爷啊!”

    “啊?你说什麽?”姬雁儿一个闪神,握在手上的茶碗没拿稳。不小心翻覆在裙子上,雪白的裙裳瞬间染上一抹茶渍。

    “好烫!”雪白的细嫩大腿被热茶一淋,不禁痛叫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小翠连忙拨开姬雁儿被沾湿的纱裙,拿起手绢轻轻擦拭,但姬雁儿细嫩的肌肤还是起了一片红印子。

    “天啊!看起来很严重呢!我去拿药膏来。”小翠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等等啊!”姬雁儿才喊出口,小翠便头也不回地狂奔了出去。咦?方才小翠说了什麽?鲁秋蝶喜欢庆哥哥?

    小翠神速的脚步飞奔回来,手上拿著一罐药膏。

    “你先别忙了!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姬雁儿拉著小翠,要她坐下。

    “哎唷,我的好小姐,你的腿都受伤了,我先帮你擦药。”

    “没那麽痛了,你快点说清楚。”姬雁儿硬是押著小翠坐下,“你刚刚说……鲁秋蝶喜欢庆哥哥?”

    “是呀!这是尉府上下都知道的事,就只有小姐不知道吧?”

    小翠嘴巴动著,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将沾了冰水的手绢盖在姬雁儿泛红的肌肤上。

    “全部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姬雁儿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闪著震惊,她有这麽迟钝吗?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因为她不愿去深思?

    “难怪……她对我们敌意这麽重。”

    “就是啊!她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小翠在姬家可是如鱼得水,现在每天都被鲁秋蝶整惨了!其实这些都还好,但是她有责任捍卫小姐的幸福!

    “小姐,难道你不担心吗?她每次都藉机黏在主爷身边,这样小姐还不担心吗?”小翠擦著手,满脸气愤,一副当事人是她自己的样子。

    “唔……可是庆哥哥又不喜欢她。”姬雁儿嘟著小嘴说道。

    虽然嘴中这麽说,心里还是很不安。

    “是没错啦!可是小姐就这样放著不管吗?”她家小姐就是不知道要防著一点,要是发生什麽事,小姐一定会後悔的!

    姬雁儿怎会不知道庆哥哥一向深受女人爱慕?可她也只能尽量不去想啊!不然她能怎麽办?

    “讨厌!为什麽有这麽多女人喜欢他啊?”都怪老天爷对他太好了,不但事业有成,连相貌也让女人爱慕不已。

    “所以小姐才要看紧主爷呀!不然那女人投怀送抱,也是迟早的事。”小翠又说:“到时後悔就来不及了!”

    姬雁儿双手托腮沉思著,心中暗自咀嚼小翠的一番话,复杂的心情浮现在她的脸上,半点也藏不住。

    昏黄的天色把雪白的山庄照得一片金碧,衬托得越加辉煌宏伟。

    “听小翠说你受伤了?”尉元庆一谈完公事就急著过来,精美的俊脸上透露出一丝担心的神色。

    “哼……”姬雁儿别开脸,鼓著腮帮子不看他。

    “哪里受伤了?”尉元庆转过姬雁儿的身子,上下打量。

    “不要乱摸啦!”她现在不想看到他,他最好不要惹她!“我心情不好,你不要烦我。”

    她对他摆了摆手,摆明不想见他,逼得尉元庆眯起一双凤眼,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让她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发生什麽事?”他嗓音低沉地问。刚刚听到她受伤,他就急忙地赶过来,往常,这小女人会扑进他的怀里撒娇,现在她却拒他於千里之外。

    “别理我,你走啊!”明知道会惹他不悦,可她心里也不好受。

    看她一脸倔强,如珍珠般的眼泪就要落下,那模样令他所有的不悦全转成无奈。他叹了口气,谁教他遇上她就没辙了?

    他微皱眉头,温柔地抱起她。拥有再乡傲气的铁汉,看到她委屈的泪水,也化成了绕指柔,“怎麽了……我惹你生气了?”

    “啊……痛!”她咬牙忍痛,他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了。

    听到她压抑的叫声,他迅速地掀起她的裙子,爱怜地抚摸她红肿的肌肤,深邃的眼眸尽是不舍,“怎麽会这麽不小心?”

    看他心疼的模样,让她揪疼了心,怒气也消了一半。“嗯……”她温驯地倚靠在他胸膛上低喃著。

    他爱怜地轻语,心中盈满不舍,“擦过药了吗?”

    “方才小翠帮我擦了药,现在比较好一些,别担心了。”她的小手环住他的窄腰,小脸在他硬实的胸膛上磨蹭著,乐此不疲。

    “你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痛。”看她恢复温驯的娇态,他说著邪肆的话语,寻她开心。

    “讨厌啦!”她巧笑著,漂亮的杏眼眯成一条线。

    他暗自苦笑,这小女人的心思,真是令人捉摸不定。

    “好了,方才在气什麽?”他可没忘记刚才的事。

    她难为情地红了脸,刚刚一时失去理智,才会对他乱发脾气。“好嘛!就是……小翠跟我说了一件事。”

    “嗯?”他微微挑眉,等她说下去。

    “唔……嗯……”她红著俏脸,支支唔唔的。

    “这麽难开口,那就算了。”抱著她的大手开始不安分地探索。

    “哎唷……不要闹了,我说、我说嘛!”她按住他的大掌。难掩酸气地问:“那个鲁秋蝶喜欢你对不对?”

    原来这个小女人就是为了这件事在闹别扭,真可爱!

    “呵!你在吃醋?”他收紧抱住她的力道,充满男性魅力的气息喷在她的耳窝处。

    “我才没有!”她红著娇颜,闪躲他的攻势。

    好痒……他的手好像火焰一样,在她身上点燃情火。

    他正了正脸色。“她是喜欢我。”

    “那你还……”他既然知道,还让鲁秋蝶跟在身边?

    “嘘……”他将指尖抵在她微张的樱唇上,来回抚弄著。

    “那又如何?我从来没把她当女人看待。她从小就没别的玩伴,所以才会这麽黏我,况且她的年龄也不小了,总要嫁人。

    待在府里的日子也不久了。”

    他搂著她,轻声哄她,“别再为了她伤神了,嗯?”

    她轻轻点头,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心花怒放。

    “现在该你安抚我了,小雁儿。”尉元庆眼眸转深,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因她而染上情欲。他永远都要不够她!

    此时,这个天之骄子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殊不知,屋外晦暗的角落里站著一个女子,正在偷听两人的对话。

    女子不自觉地握紧拳头,月色照在她充满妒意的侧脸上。

    更显阴沉。

    房里不断传出两人嘻闹的笑声,他们的恩爱耳语刺激了女子,让精心描画的浓妆也掩盖不了狰狞,她转身拂袖而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浓厚的乌云渐渐掩住美丽的月色,四周暗得有些诡谲……

    第四章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心系尉元庆的鲁秋蝶。

    回到房里的她一夜未眠,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低咒著。

    “可恶的姬雁儿!”她气炸了,越想越不甘心。“平常要不是看在爷儿老是护著你,我早就修理你一顿了!现在越来越过分,居然犯到我的头上。”

    她喃喃自语,越想越火大。“我不会让你这麽好过的,姬雁儿!”握紧的手猛然往桌上一拍。

    她重重咬著牙根,站起身,像一阵旋风似地跑了出去。

    天方亮,姬雁儿主仆两人早早梳洗完毕,出来散心。

    “小姐,你今天心情特别好呢!”

    “对呀,今天的天气真暖和,让人心情也开朗起来。”姬雁儿坐在观景亭的石椅上,纤手半掩在眉间,挡住有点刺目的光线。

    “我看啊……小姐才不是因为天气好才这麽开心呢!”小翠促狭地掩嘴一笑,转身拿了一点木块放在姬雁儿的怀炉里。

    “哦……那你说说看,是为了什麽?”姬雁儿把小手轻轻靠在怀炉上取暖,等小手温热後便放在冻红的两颊上,“呼……好暖。”

    “是因为尉主爷的疼爱,才让小姐这麽开心吧?尉主爷真的对小姐很好呢!平常尉主爷总是冷冷的,可是遇到小姐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他当然要对我好罗!不然我才不理他。”被爱情滋润的姬雁儿越发娇艳,好像一朵绽放的海棠花,如此动人。

    “小姐,你看,那不是鲁秋蝶吗?”小翠指向亭子的下方说道:“她怎麽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啊?整个脸都变丑了。”

    又瞥了一眼,小翠觉得鲁秋蝶真是个可怕的人物,还是小心一点才好。

    姬雁儿和小翠互看一眼,同时觉得有种来势汹汹的感觉。

    鲁秋蝶走上亭子,指著姬雁儿说道:“你给我起来!”

    “鲁小姐,你怎麽了?不要这样……”小翠张开双手挡在姬雁儿前头,语气微颤。虽然害怕,可是她一定会保护小姐的。

    “死丫头!别碍事,闪一边去!”鲁秋蝶踢了小翠一脚,把她推开,然後野蛮地拉起姬雁儿。

    姬雁儿来不及防备,放在身上的怀炉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哎唷……”小翠跌在冰冷的地上,惨叫了一声,痛死她了!

    “你做什麽?怎麽可以伤人呢?”

    看到小翠皱起眉尖的痛苦表情,姬雁儿心疼不已,急著想要扶起小翠,却被鲁秋蝶抓住了手,使劲一拗——

    “好痛,你放开我!”姬雁儿咬著唇,眼泪夺眶而出。

    “哼!我才不放,你说放我就放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可不是你的婢女,为什麽要听你的?你以为这里是你当家做主吗?我啊……就是要你痛!”

    鲁秋蝶阴沉地靠在姬雁儿耳边说道,她最讨厌这种表面装柔弱、暗地里却破坏她好事的女人了!偏偏主爷还哄著这女人,更让她心痛!

    她只爱主爷一个人啊!有记忆以来,她就已经爱上他了!

    为什麽?这太不公平了!是她先爱上主爷的,不是这个女人!可是这女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她的希望,教她情何以堪?

    从辗转的思绪回过神来,鲁秋蝶恶狠狠地问道:“为什麽你要搞破坏?”

    “什麽?”姬雁儿气虚地问著,被抓住的手腕发疼,鲁秋蝶像要把她捏碎一样,让她连甩开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别装蒜了!昨天你对主爷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什麽……你偷听我们说话?”<br
新书推荐: 快穿之女配美好人生 从巨蟒开始进化 必须攻略所有病娇怎么破? 丝袜高跟艳遇记 着我之色 堕落学园设定集(简) 臣服 乔家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