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5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穴把他的黏稠全数吸吮了进去,灌满花壶深处,满满都是属於他的灼热白液。

    他粗喘著,忍不住又挺动了几下,然後吻住她红艳的小嘴,颓然地倒在她的身上,而两人结合之处。正缓缓流出大量浓稠的爱.氵夜……

    第三章

    许久,姬雁儿才幽幽转醒,睁开紧闭的双眼,身子却传来一阵阵麻痒,抬头一看,一张邪媚的俊颜就埋在她双乳之间。

    “庆哥哥……人家好累了。”她全身酸痛的好像被车轮辗过一样。

    每次他的欲望一点燃,就像猛虎出闸一般。

    “才这样就不行了?”她滑腻的身子弥漫著情欲,全身布满被他爱过的痕迹。专属於他的宝贝,只有他才能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他低头吻住她的红唇.舌尖搅拌著她的小舌,牵连著彼此的津液。

    结束长吻後,尉元庆接著转移目标,薄唇含住姬雁儿敏感小巧的耳垂,让男人阳刚的气息喷洒向她的耳窝。

    “呵……好痒!”她忍不住娇笑出声,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笑意,细致的肌肤泛起疙瘩,她最怕痒了!“不要那样……”

    “不要那样,那这样呢?”他的舌好像火焰,沿著她的耳根一路滑到她饱满的胸乳上,从乳沟扫过,然後吮住椒红的乳晕,弄得一片湿亮。

    “会痛……”他用利齿啃咬她脆弱敏威的乳尖,在她的丰乳上留下一排牙痕,些微的疼痛让她的神经绷紧,粉嫩的乳首悄悄肿立了起来。

    “你看……你兴奋得凸起来了。”

    “啊……不要说……好难为情。”她的小手掩住羞红的两颊。

    “这麽热情的小娃儿,男人会为你发狂。”他张开双唇吸住艳红的乳首。往上一拉。把突起的乳尖吸吮得更加翘挺。

    “嗯……啊……”她抬高上半身,让他更容易逗弄她胸前的小花蕾。

    “真浪……”他撇嘴一笑,更加用力地玩弄她。被摩擦得红肿的私唇还沾有他的黏液,艳色的小穴微微开口,穴壁中属於她和他的体液缓缓流出。他的手伸进她的禾幺.处,拨开她丰美的臀瓣,故意让穴壶中的汁液溢出,“好多汁……你瞧!”

    他的手指勾起一抹黏稠在她眼前,两只手指扯出一条白丝。

    “好浓的味道……”他邪气地看著她,在她的注视下,把手上的汁液卷入口中。

    “啊……”她怯怯地偷瞄一眼,他怎麽可以把那个吃下去?好羞人……

    他轻轻地拨开她的小穴,把修长的手指插入她的窄穴中,他的手不断菗揷,和穴壶中的浊液搅拌,发出了水声。

    “都发出声音了……”

    “你好色哦……”她被他粗俗的话语逗得快抬不起头了。

    “你不浪,我怎麽会有感觉?”他的话一点也没错,她真的是一个浪娃儿,沉醉在xing爱之中,不可自拔。

    “我就爱像你一样热情的女人。”他脸色不改,挑逗著她。

    说完,他抽出沾满浓稠汁液的手指,一手扶著傲然抬头的欲物,抵在她的穴口,伞形的肿大圆端和她的穴口碰触,她体内黏腻的汁液淋在他的伞端上,他还没进入她的浪穴,就忍不住摆动起腰身,藉著磨蹭她的私唇来满足自己。她的穴口一向敏感,被他这麽一摩弄,就像小嘴一样蠕动不已。

    “喜欢吗?”他在她的穴口来回摩弄著,就是不进入她。

    “好酥……好麻……”她紧紧攀住他的背,泛白的指头陷入他的虎背之中。

    他抵在她穴口的伞端缓缓转动,沾满了许多黏稠,还故意往上摩擦她的小豆核,逗得她快要受不了。

    “我……我不行了……”她的穴口不断抽搐,溢出香甜的透明汁液。

    他不断律动下身,伞状的顶端变得更加肿大。

    “嗯……”他闷哼一声,窄臀一缩,紫红色的圆硕狠狠刺入缩紧的穴口,喷射出腥浓的浊白爱.氵夜,灌在她的穴壶之中,满满全是他的精华。

    她抽搐的内壁颤巍巍地吸住他,紧缩的层层肌理挤出更多黏稠,熨烫了她的小腹,“呜……好涨……”

    雕满花鸟图的门扉紧闭,屋内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啼和男人的粗喘,让站在外面的小翠也忍不住红了脸。

    忽然,屋内安静下来,小翠侧耳专注地偷听,里头好像没了声音耶!这麽冷的天气,手上冒烟的姜汤又快要凉掉了,她来回踱步,却不知後方有人正悄悄地靠近她,脸上还带著一丝诡笑。

    “喝!你在做什麽?”鲁秋蝶大声斥喝,双手往小翠的肩头一拍。她刚刚就看小翠一个人站在外面,这个小婢女一向没胆,趁这个机会吓吓她,哼!她早就看她们主仆俩不顺眼了。

    既然不能动姬雁儿,欺负她的婢女也好!

    “啊……”小翠大叫一声,吓得跳了起来,拿在手上的托盘翻了,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小翠转过头,咽了口口水才说:“原来是秋蝶姑娘啊?你吓我一大跳呢!”

    “嗤……真没用!”鲁秋蝶睨了小翠一眼,不屑地说。

    鲁秋蝶之所以这麽嚣张,全仗著她的爹爹是尉府的总管事,而且也是老爷生前最信任的朋友。尉家从没把鲁老当下人看待,他更是知恩图报,大半辈子都在为尉家尽心尽力。

    虽然鲁老是个严谨守规的管事,可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宠爱女儿。只因娘子死得早,实在是心疼这个小小年纪就失去娘亲的孩子,於是放任的结果,就造就了鲁秋蝶骄蛮的性子。

    “你没事在门口晃来晃去做什麽?拿个东西也会摔破,真是笨手笨脚的!”鲁秋蝶抬起下巴,手擦著腰,厉声地指责小翠。

    小翠皱著眉头,心里暗暗叫苦。她怎麽这麽倒楣啊,明明是她这个刁蛮女来吓人,现在居然还怪她,唉!

    “回鲁姑娘的话,尉主爷刚才吩咐小的一会儿送姜汤过来,让我家小姐祛除寒意。”小翠小声地陈述著,顺便弯下身去捡起碎片。只见鲁秋蝶听了她的话,一张不难看的脸马上变得扭曲,难掩嫉妒且羡慕的心思。

    主爷总是对姬雁儿这麽好,却从不瞧她一眼……

    鲁秋蝶向前一步,涂抹鲜红色蔻丹的手轻轻拍门,“主爷……绣庄来人,有事要向您禀告呢!”她放柔了嗓音。

    “真假!”小翠在一旁喃喃自语,刚才还对她那麽凶……

    鲁秋蝶耳尖地听见小翠的自言自语,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喝道:“你说什麽?”

    “没有呀!小翠刚刚没有说话,是鲁姑娘听错了。”小翠摆了摆手否认著。

    鲁秋蝶恶狠狠地瞪了小翠一眼,“刁嘴的丫头,还不下去!”

    “是……”小翠努了努嘴,心有不甘地应了一声。唉……

    她好想回家哦!

    要不是因为小姐住在这里,她怎麽会沦落到需要看鲁秋蝶的脸色啊?在姬府根本没人会欺负她。

    小翠嘟著一张嘴,向鲁秋蝶欠了欠身,然後转身离开。

    鲁秋蝶高傲地睨了小翠一眼,转身继续说话。

    “主爷……我爹请您过去一趟。”

    咦?怎麽还是没动静?她又等了一会儿,难道爷儿不在里面吗?她大著胆子推开了门,手撩起裙摆,轻轻地蹑著足尖,跨过门槛走了进去,没想到一眼撞见主爷半裸著上身的样子,“哎呀……”

    尉元庆随性地披上外衣,从小房走了出来。

    鲁秋蝶心里暗自窃喜,看到男人的身体也不害躁,大刺刺地瞧著,甚至移动步伐,扭腰摆臀地走向前去。

    “主爷,秋蝶来服侍您更衣。”鲁秋蝶低著头佯装羞怯,手伸向他……

    “不用了。”尉元庆沉著嗓子,有些不悦地侧过身子。

    “主爷……”鲁秋蝶咬著唇放开了手,用哀怨的神情凝视著他。

    “谁允许你进来的?越来越没规矩了!”尉元庆狭长的凤眼凌厉地掠了鲁秋蝶一眼,她身上浓厚的香水味道让他皱眉。

    “刚刚一时心急,人家再也不敢了。”鲁秋蝶娇声解释著。

    虽然主爷对她很冷淡,可是从没有真正对她生气过,所以她根本不怕他。

    尉元庆睨了鲁秋蝶一眼,没有说话。对他来说,鲁秋蝶只是一个很熟悉的女人,虽然放纵刁蛮,倒没真正伤过人,所以看在鲁老的面子上,他才会一再地包容她,但并不表示她的所作所为能逃过他的眼。

    “主爷,绣庄那边派人过来,现在人在大厅。”尉元庆轻轻拍了拍衣袖,神情若有所思。

    鲁秋蝶著迷地看著他的俊脸,主爷的五官精美,连女人都相形失色。狭长的丹凤眼、尖挺的鼻梁、凌薄的双唇,若不是眉间英气逼人,可是连男子都会爱上爷儿的!

    “走吧!”尉元庆健步而行,一举一动皆散发出不凡的风范。

    鲁秋蝶跟在他後头,痴迷的眼紧黏著他不放。

    屋内的炉火熊熊燃烧,和外面的冰寒呈现强烈的对比。

    姬雁儿坐在太师椅上,佣懒地支著头,欢爱过的身子散发出迷人的媚态。

    站在身後的小翠拿著玉骨梳子,细细梳开姬雁儿的长发,用一种不经意的口吻问道:“小姐,我们什麽时候回家呀?”

    “为什麽这麽问呢?”姬雁儿有点讶异,转过头反问。

    “小姐,我们已经来这里好久了。”小翠两手揪著绣花的手绢,嗫嚅著说。

    “可是爹和娘不知道什麽时候才会回家,大哥也不在,我们回去根本见不到他们呀!”她爹和娘一出门就玩疯了,如放出笼的野鸟一样,偶尔才寄信回来报平安,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

    重点是——她根本不想离开庆哥哥!

    “可是……人家……”小翠伤脑筋地搔著头,嘴里支支吾吾。

    “怎麽了?你有话就快说呀!再这样下去,我的耳根子都要长茧罗!”小翠什麽时候如此不乾脆了?到底是什麽事啊?

    “哎唷,就是那个鲁姑娘啊!”小翠嘟著嘴抱怨。

    鲁秋蝶每次都故意捉弄她,虽然对小姐还算客气,还没有那个胆子得罪小姐,可是她可就惨了,鲁秋蝶三不五时就捉弄她一下,她哪来这麽多条命陪著玩啊?

    “你说鲁秋蝶?她怎麽了?”

    “她每次都故意捉弄我。”小翠委屈地说著,一泡眼泪眼看就要落下。

    “为什麽?”姬雁儿歪著头困惑地问。她知道鲁秋蝶对她们有敌意,但她不懂。小翠听到姬雁儿这麽问,差点扑倒在地。唉!小姐怎麽会这麽单纯?居然看不出鲁秋蝶的企图。真是太没有危机意识了!她要帮帮小姐才行!要是尉主爷被那个女人抢走,她家小姐怎麽办?

    “小姐,你居然都没发现吗?女人会对另一个女人产生敌意,不就是为了男人吗?”小翠无奈地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新书推荐: 情欲九歌【限】 被挾持的父子(全肉) 我的白富美老婆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女明星精淫岛奸淫录 梓月迷情_H文 艳妻(双性攻) 炮灰女配的NP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