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

书名: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红色的乳晕也肿胀了起来。他用粗砺的拇指转动她凸起的蓓蕾,一个弹指,敏感的乳首微微晃了几下。

    “嗯……”从末稍神经传来的刺激,让她不自觉吟哦了起来。

    他伸出舌尖,混著津液舔吮她的乳首,接著用利齿啃咬,把它们吸吮得更加挺翘。

    等等……不能每次都是她被他吃得死死的,她也要反击才行!

    於是,她把白嫩的小手采入他的单衣中,熨热的体温灼烫了她的指尖,让她微微缩了手。她大大吸了一口气,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力扯开他的里衣,露出精壮的胸膛。

    姬雁儿倒抽了一口气,每次看到他宛如天神的体魄,还是忍不住心跳不已。她的小手不停在他的胸上抚摸,食指勾勒著他的胸肌,然後玩弄他硬如小石的乳投,左右转动。

    “嗯……”他闷哼一声,大掌指引她的小手放在胯下。

    她红著脸掏出他的欲望,不停跳动的欲身在她手中变得更加膨胀了。

    “好大!”她惊呼出声,虽然不是没瞧过,可还是很吓人。

    她把他推倒在床上,跪在他腿间,一手握住他的欲首开始上下搓弄,另一手掌住他的囊袋轻轻捏握,红肿的欲望在她的挑逗之下,瘀红的伞端滴出一颗颗浊白的液体,更助长了她的动作。

    看到他沁出的白液,让她直了眼,下意识地伸出粉嫩的小舌舔舐,受到舌蕾的刺激,圆硕的小孔又沁出更多浊白。

    他忍不住握住她的头,将肿大的欲望埋入她的小嘴。

    “呜……”冷不防地被塞进粗长,他的欲望实在是太大了,她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被迫大张,香甜的津液便从嘴缝边缓缓流了下来。

    “呼……他捧著她的小脸,绷紧的窄臀不停耸动,粗肿的欲望在她温暖的口径内来回菗餸,不时搅拌她的小舌,带给他强烈的快感。

    “嗯…“你的小嘴真紧!”薄汗从他的俊脸上滴落。

    他半掩著凤眼,欲望不断挺进她的口中,她低垂著眼眸,淫靡的视觉加深了她的感官刺激。她不安地夹紧了玉白般的大腿,来回扭动泛红的身子,小手捧著自己的左乳,两指夹住颤立的乳尖拧转著。

    “啊……”乳尖变得好胀、好麻……

    圆硕的伞端益发瘀紫,他不停加快冲刺的频率,狠狠地进出她的小嘴。

    “恩哼……”他突然放慢了菗餸的速度,缓慢而深长地撞击她的口径,在最後一次挺入时,他挺直了背脊,一个哆嗦,把浓烈的体液射入她的小嘴中。

    他把微软的粗长慢慢拔出来,白色的液体从她酸软的小嘴流出,鼻间都是属於他的味道,让她忍不住轻咳了起来,“咳、咳!”

    “雁儿,我太心急了……”他心疼地轻拍她的背,以手背抹去残留在她嘴角的白液。

    她缓了缓呼吸,伸手把滴落在胸乳上的体液抹在翘起的尖端,艳丽的颜色更显晶亮。

    小妖女!他的欲望又再次苏醒,变得更加巨大。

    她脸红地看著他,“我好难受……”

    “呵!接下来我会让你舒服的。”

    他吻住她的小嘴,尝到属於她的香甜和他的味道。

    尉元庆两手握住姬雁儿纤细的脚踝,大力地掰开後,架在他的肩胛上。

    她的蜜唇被拉扯了开,动情的透明汁液沾湿了黑色的细毛,隐藏在两片红艳花瓣中的小核,有如珍珠般圆润。

    他用两指拨开她湿淋淋的蜜唇,伸出舌头搔弄她的小豆核,充血的豆核在他的玩弄下变得红肿诱人。

    “真甜。”她的蜜壶流出更多动情的汁液,他的舌头探进她的甬道中,不停轻刺著,也沾湿了他的唇舌,更多的黏液沿著白嫩的大腿滴落在精绣的被褥上。

    “嗯……啊……我还要……”她的小穴开始微微抽搐,受不了缓慢的挑逗,大腿放浪地张开,只有用力的玩弄才能止住小穴的搔痒。

    汗湿的小脸、樱红的小嘴、鼓胀饱满的乳肉,看她被欲火焚烧的模样,他刚刚才发泄过的欲物青筋暗浮,肿胀不已,顶端也沁出晶亮的白液。

    他握著发胀的欲首,在红艳的穴口不停磨蹭,就是不满足她。

    “人家受不了……呜……”她的小穴衔咬著他的伞端,可是他却故意在穴口磨蹭。

    终於,他一手撑开她的花唇,挺腰让欲首抵住紧缩的穴口,湿黏的顶端缓缓撑开她的小穴,滴出的白液和她的香甜交融在一起。

    “噗滋”一声,伞端慢慢挤入她的穴口,然後一鼓作气抵到了最深处,凸起的伞端推挤著她的内壁。

    他的手抓住她的软乳,邪恶的指头转动翘立的乳首,双重的刺激之下,她在瞬间就达到了高潮,“好麻……啊……”

    小穴细细吸吮著欲身,从她体内深处涌出大量的黏稠汁液,缓缓从交合的细缝流了出来,沾湿了彼此。

    “这样就不行了?”他拉高她的大腿,只进去一半的欲望先稍稍退出,然後推进几寸,反覆几次,才把欲望完全埋入她的暖穴中。

    “呜……顶到了……好深……”他的欲火填满她的深处.高潮过後的蜜壶不断抽搐,根本经不起一丝进犯。

    他扣住她的双手,深邃的俊眼紧盯著她酌红的娇颜,流露出高涨的欲望,那双如深潭般的凤眼好像就要吞噬了她一样。

    他不断进出,每一下都进入她的深处,然後停在里面,享受蜜壶的温暖,顿了顿,才慢慢地抽出,却又在下一刻猛然地刺入,再以折磨人的速度抽离。

    “你的小嘴真贪吃。”

    她的蜜壶流出大量透明黏稠的汁液,在大幅度的菗揷下,弄湿了被褥。

    他低吼一声,瞬间将肿大的欲首拔了出来,让姬雁儿背对著他。

    “乖……把臀部翘高。”

    攫住她圆熟的臀办,沾满她的汁液的伞端重重地抵住一张一合的穴口,他慢慢摆动虎腰,圆硕的伞端磨蹭著小核。

    这个姿势太过羞耻,让她红了脸蛋,可是她……好想要他进来啊!

    他坏心地逗著她,就是不满足她,她的臀办翘得老高,艳色的小穴紧紧吸吮著,想要咬住他。

    他低笑一声,故意把欲望退开,整个欲刀都被她湿滑的汁液淋得湿亮。“这麽心急……”

    “给我、给我……不要再欺负人家了啦!”她的杏眼都快滴出水了,被欲火反覆折腾的她不断扭动身子,想要更直接的快慰,於是伸手拨开自己肥美的花唇,引诱著他。

    看到这番淫靡的美景,尉元庆的胯下变得更紧绷,再也无法忍耐。

    一个挺身,他把湿漉漉的粗长埋人她的暖穴中,没根而入,然後一手掌住她的美臀,腰身一前一後沉沉地菗揷著,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飞快地插入又缓缓抽出。让她又爱又恨。

    “喜欢这样吗?”他故意把欲望沉在她的体内,缓缓左右转动,伞端磨蹭著她的软嫩,勾出了更多的黏液。

    她狂乱地点著头,身子不断发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好……好深!

    “那这样呢?”他像是玩上瘾一样,把指头伸向两人交合的细缝,用力捏住微凸的小核,香甜的汁液更是流泄不止。

    “唔!好……好麻……”她的小穴里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咬,似水的眼眸祈求著,她快要疯掉了。

    突然,他变换姿势,两手拉高她的脚踝,曲起一脚作为支点,把全身重量都压在她娇媚的身子上,胯下的欲茎狠狠地贯穿了她。

    他加快速度用力插入她的穴中,再狠狠地抽出,从绽放的花瓣之间隐约可以看见男性硕大红紫的顶端。

    “好深……好……快!”她无意识地浪叫著,她就快……快要……

    “大声点,再浪一点!”

    “庆哥哥……慢一点……好深……”他每一下都撞到她的最深处,让她忍不住哭喊出声,求饶著。

    “不行,我要玩坏你!”他邪笑著。绷紧的线条让他更具破坏力,身下的粗长不断深入她的小穴菗揷,深入浅出。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只有在做这羞人的事时,他就好像被压抑了很久的欲兽,不停掠夺她的身子,快要把她掏空了。

    “不要……不要了!”她的小穴紧紧吸吮住他的欲身,蜜壶里尽是酸麻,还夹带著一丝疼痛,让她害怕。

    微微退开身子想要逃离他猛烈的欲望,却被他的大掌一送,小穴反而更被他狠狠地插入。

    “想要逃?”他挑了挑眉,被她可爱的反应逗笑了。

    她是他的……从他夺了她的初夜时,他就知道他要永远占有她!

    他加快速度,每一下都撞得好深,像是要玩坏她似的。

    “现在埋在你体内的人是谁?”他不断挺动腰身,她的蜜液淋湿了他的巨物,肉体撞击之下发出了暧昧的声浪。

    “啊……嗯……”她答不出话来,身体直打哆嗦,细白的大腿被拉得好开,被迫承受他深猛的菗揷。

    感受到她小穴的收缩,他知道她就快要到达高潮。忽然,他一个撞入,硬是把欲望埋在她的体内深处不动,就是不满足她。

    “快说,是谁啊?”他恶意地让沉在她体内的欲望小幅度地挺进。

    “呜呜……是庆哥哥、是庆哥哥啦!”她绷紧的身子好像将要断线的风筝,连粉嫩的脚趾头也微微蜷曲。

    她的哭喊对男人而言是最甜美的催情果实,因为欲望而鼓胀的胸乳,引诱他玩弄,他把指腹抵在翘起的尖端上打转。

    身下的欲望快速地菗揷著,一进一出,不断飞溅出浊白的体液。

    “不可以了……快停……停下来啊!”红肿的小穴不停收缩,她汗湿的小手不停捶打他结实的胸膛,小穴深处传来阵阵痉挛,紧紧衔吮住他的粗长,把他吸往更深处……

    尉元庆不理会姬雁儿的拍打,紧紧抓住她瘀红的臀办,防止她又再度逃离。身下的律动又狂又急,疯狂地抽出再猛然地插入,每一下都快要把她顶飞了出去。

    她的浪汁滴流出来,全数淋在他肿胀的伞端上,在他的撞击之下,刺激出更多黏腻的淫汁。

    “呜……不行了……”她抖著身子发出尖叫,欢愉的泪水沾湿了她的娇颜,瞬间晕了过去。

    他不断抽出再插入,俊脸的线条绷紧,全身布满薄汗,用力掰开她多汁的花瓣,挤入收缩的蜜壶,发出赞叹:“真紧!”

    他怒张的巨物狠狠贯穿她,一次比一次更深、更沉。

    “啊……”他沉吼一声,巨大的欲茎发狠地撞击,她的小穴吸得好紧,里面的软肉将他紧紧咬住,像要把他榨乾似的。

    他仰著头,突然全身绷紧,抽出後狠狠再撞入她的体内深处,肿胀的伞端瞬间射出一团浊白的黏液。

    他分开她的花瓣,让欲物更加深入,不断疯狂抽捣著,欲望的顶端仍然间歇地射出白液,红肿的小
新书推荐: 都市少年医生 穿书后大佬把我当祖宗 日照平河 她是一团小狐狸(NPH) 重生之宠你一辈子 主人的奴隶宠物[H] 我可能不会爱你 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