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 殷睿番外

书名:二分之一教主     作者:扁担一号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个的心,到底要有多小,才能只容得下一个……

    每时每刻都想着他,想要与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想要把他狠狠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不容一点间隙,更不容他觊觎,哪怕一丝一毫。

    到底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呢?是那漫长黑暗中日日积累的温暖,还是一日日的刻骨相思,这终于能够接触到他的时候彻底爆发了出来?

    知道这种疯狂非常可怕,甚至有可能伤害到他,但是,无法遏制,这已经成为活着的本能,刻灵魂深处的执念……唯一能安抚这种疯狂的,就只有他全心的关注。

    万幸,的凡,他也是爱着的……否则,无法想象,与他会走到何等境地。

    因为他爱,所以所有的偏执,所有的冷僻,全部被他包容了下来,那种容忍,早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底线。他虽然能容忍,但是他的朋友,却几乎都是不认同的,并且极力的劝说他离开。

    这些,都知道,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但是有谁能知道心底的恐慌,虽然知道他爱,但是到底是不够自信的,害怕,害怕他会离开,他是从小到大唯一的追求,最大的渴望,不敢想象,如果他离开了,到底要怎样活下去。

    虽然看起来是霸道的管制着他的一切,苛刻的限制着他的交友自由,但是实际上,却是依附着他而活的。如果他离开,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种无助下,越发的紧迫盯,甚至有几次,连自己都知道这次过份了,看着他微微沉下来的脸,恐慌几乎将淹没。

    可是这种危机,每一次都僵硬了几天后,被他无奈的抱住,轻叹了一声“啊……”后化解。

    时间一年又一年的过去,那些劝说他离开的犹,但是凡却始终站身边,用他的行动,回答了那些的劝说,也用他的行动,表示了永远不会离开的心意。

    凡这始终如一的信任下,那颗始终不安的心也终于被安抚了下来。

    曾经,有想过,如果凡离开了,会怎么样,那时候,想过,和凡一起毁灭,就是死,也不允许凡离开。但是现,每日与凡温情的相处,让一想到那个可能,心就止不住的开始痛,想,如果凡现还想离开,就是独自一去毁灭,也不忍碰凡一下吧。

    万幸,凡是如此爱着。

    与凡一起,大多数时候都是凡包容着的感觉,想,与凡的年龄差距应该还是存的吧,虽然外表不显,但凡始终是比大了十岁,们相差了十个岁月。

    这十年的差距,也许现看起来还不明显,但是总有一天,这种差距会显露出来,比凡年轻十岁,内力也比凡深厚,如果与凡真的能够白头偕老的话,那么先离去的,一定是凡……但是,对这种可能,却并没有那么惶恐呢,因为没有凡的世界,也不会独活,黄泉路上,势必会与凡并肩而行。

    有时候,甚至会庆幸比凡年轻十岁,因为那时候,还有能力去照顾垂暮老矣的凡,实现对凡父母的承诺,凡不会有儿女,但是凡最后的光景,也不会没有照顾。

    ……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因为某个讨厌的,终于要结婚了。

    公仪俊,那个一直凡面前上蹿下跳,妄图用这种幼稚的方法吸引凡注意力的,终于要结婚了。

    结婚前一天,这个准新郎不去准备结婚事宜,却冒着雨,傻傻的站别墅外,可惜,他是等不到他想等的的,当他看到站阳台上的时,愣了一下,随后就一脸落寞的走了,那个背影,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可怜呢。但是却生不出任何的同情,没办法,谁让这个公仪俊一直是劝凡离开劝的最起劲的一个呢。

    婚礼当天,与凡准时到场,并且送出了一份厚礼,看着那挽着新娘笑容勉强的公仪俊,还特意说了很多祝福的话,新娘子听了这些话后笑颜如花,至于某个面色青白的新郎,就不考虑中了。

    公仪俊结婚后,果然就很少与凡的面前晃了,离间与凡的声音,少了这一个主力军,也渐渐的微弱了下来,直至消失不见,甚至于,大部分都开始默认了凡身边的身影。

    虽然对那些质疑的声音从未意过,但是能够得到认同,无疑也是一件舒畅的事情。

    夜,亲吻着凡的面颊,听着凡动的喘息,情难自禁的狠狠进入了凡的身体里,那温暖的包裹中一番缠绵后,搂着精疲力尽的凡静静躺床上。

    的手凡令眷恋的肌体上流连着,不知何时摸到了凡紧致平坦的肚皮上,想到刚刚留凡身体内的东西,心情极好的笑了起来。

    凡听到的笑声,睁开眼问想什么。

    顿了一下道,“想这么努力了,凡为什么还没有怀孕呢。”

    凡身上的气压立刻就低了下来,于是,被赶了出去。

    光溜溜的站卧房外,知道玩笑开过了,心中有一点后悔,不知道凡什么时候才能消气,其实刚刚那句话,真的是开玩笑,想,应该是庆幸凡不能生孩子的,因为希望能获得凡全部的关注,任何会夺走凡目光的,都不能容忍,哪怕那个是凡与的孩子。

    正有些出神,面前的房门突然响了一下,然后猛地被拉开,一床被子劈头扔了过来,随后啪的一声,房门再次闭起。

    抱着被子,心中溢出了一丝甜意,凡即使生气,也是不忘关心的。没有将被子带到哪里去,而是裹着被子,就靠着门躺了下来,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希望凡第二天醒来,不要被门口的吓到。

    的幸福,就是与凡一起。作为彼此唯一的,不夹杂任何其他的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所有番外已补完,不会再添加任何番外

    (无弹窗.)d
新书推荐: 室友对他的酒后行为一无所知 显国公府 虐爱通缉犯(H) 小小账房大将军(H) 浮生记 双情 众神世界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