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书名:泪人泪娃儿     作者:惜之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果然是苏神医,六个时辰后,银针上的血转为鲜红,墨儿嘤咛一声醒转。

    他抱起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中。“墨儿,听不听得见我说话?”

    她无力点头,奋力睁起眼皮,她想看清楚他。“我活回来了?”

    “有我在,我不准许你死。告诉我,你还要不要听我的话?”

    “墨儿听。”痛楚如潮水涌来,逐渐地将她淹没,伸出手臂,她快沉溺了,谁来救救她……

    他握住她伸上来的手,将她从汹涌中拉回,她的神志暂且清明。

    “好,你听我这一回话,往后轮到我听你的话,不违背。”

    “好,我听……”他说要听她的话,那么……她要当他媳妇,那个师妹太坏,她要教他休掉她……

    “你现在身上有很多痛苦在折磨你,不过放心,它们只能欺侮你三天,过完这三天,它们就拿你莫可奈何,答应我,不要被它们打倒,我要你活下来,不要你离开。”他眼神炯炯,不准她有一丝放弃的念头。

    “好,可是……好痛……”几个龇牙咧嘴,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见此,他一手抱住她,一手贴住她后背,暖暖真气自他身上导入她体中,痛逐渐地缓和,她地眉心舒展开来。

    “比较不痛吗?记住,痛的时候喊我一声,我可以帮你。”

    “墨儿记住。”说完,新的一波疼痛又袭来。她手在他腰间紧缩。

    “来,我讲个故事给你听,从前有一个秀才,生下四个聪明剔透的女娃儿,可惜连年大旱,秀才不得已离开多病妻子和女儿,没想到才一年,妻子病死,秀才也受冤入狱,熬不过苦刑过世。四个女儿决定出门为婢,赚足银子替爹爹平反冤屈,并约定十年后故乡相见。”

    “十年中四姐妹各有遭遇,大姐蓝儿找出诬害爹爹的真凶,将其绳之以法,并且嫁神医为妻;二姐青儿上告昏庸县令,县令已革官发配,而她也嫁予将军大人为妻;三姐橙儿聪敏才干,十年间将一个小杂货铺变成长扛南北有名的大商号,并招来江南首富为夫;小妹墨儿最笨,她只会乖乖听话啥事都不会做,为救别人差点儿送上自己的性命,幸好老天有眼,大姐夫从鬼门关前将她抢救回来,否则她就当不成翰林夫人。”他转移她的注意力,刻意让她忘记身体上的折磨。

    “你故事里的姐姐妹妹和我们家的好像。”果然,认真听他说话,痛似乎变得比较不那么剧烈。

    “笨瓜墨儿,我说的就是你家姐妹的故事。”

    “我家姐妹……不对啊!我又还没回石头村,还没碰上她们。”她的精神因这个话题振作。“姐姐们不知道会不会等得着急。”

    “记不记得赫连将军?”

    “记得,他是好人,我喜欢他。”

    这回书阌没有吃醋,他知道她的喜欢只是单纯,但他仍忍不住问上一问,“你喜欢我也喜欢他,为什么只想嫁给我不想嫁给他?”

    “那种喜欢又不一样,喜欢你这里会痛,喜欢他又不会痛。”

    她指指胸腔部位,没想到痛字出口,墨儿全身又像火烧般疼痛起来,蜷了身,她在他胸前翻滚。

    “乖乖,不痛不痛……”他慌地把手掌贴在她后背引渡真气。

    “墨儿不怕痛,墨儿不怕痛……”咬住牙,捏紧拳头,她要听话,要乖,她不要被疼痛打倒!圈住他的腰,她用尽力气,直想要疼痛减轻。

    “对,墨儿最勇敢,她什么都不怕。来,让我告诉你,那位赫连将军就是你的二姐夫,他看过你的玉坠子,联想到你就是孟家第四个女儿,于是带了你的姐姐和姐夫上京来寻你。她们就在外面,你想见见她们吗?”

    她又对疼痛分心。“我好想见她们!可是,我想先问你,为什么你的故事里面,小妹会当翰林夫人?”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成亲?”

    “我……可是和我成亲,你会不快乐啊,我不能嫁给你。”摇头,她决定违反“娘”的遗愿。

    “是啊!怎么办呢?你不和我成亲就不能帮我挡住劫难,可是娶了你我要不快乐……”书阌得了便宜还卖乖。想起利用这一点,他又能拐到墨儿的“乖乖”,

    “不然,我还是当你的婢女,反正我命很韧,毒药都毒不死我。”

    “不行!”门被打开,孟予蓝带着一群人进门。

    “想都别想,你以为咱们墨儿没娘家可靠吗?”大腹便便的橙儿三两步利落地走到他面前,一副要打人的姿态,她的丈夫忙护在身边。

    “墨儿,我是二姐青儿,还认不认得我?”青儿没有火气,走到墨儿身边,拉起她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我记得,二姐……”抱住疼她的二姐,她泪水潸潸。

    “二姐夫是个人人景仰的大将军,等你病好后随二姐回将军府,爹爹说过,不阻人幸福、不挡人快乐,记得不?

    我们要善良、施恩不望回报,你已帮他消去人生劫难,往后他会一帆风顺,你不用再挂心他。咱们早点离开,也好让翰林大人早日觅得自己的真爱。“青儿句句话都打进书阌心里。

    “不可以,墨儿要留下。”书阌代她回答。

    “凭什么?孟家人合该当人家一辈子婢女,对不起,去年腊月初十,我们的契约到期,你再没权利留下墨儿!”蓝儿声声压人。

    “翰林了不起吗?官敢逼,民就有权反。”橙儿挺胸说话。

    “我不会逼她,但是她必须留下,因为她是我的真爱,你们不能强迫一对有情人分手。”书阌将墨儿从女人堆中夺回。

    “等等……少爷有没有说错?你说……”墨儿被他的话弄混了。

    “闭嘴!”橙儿和书阌同时吼她。

    “你的意思是,等你=墨儿身子一好,你就要和她成亲?”橙儿强势。

    “没错,你还有疑问吗?谁有拆散一对夫妻?”书阌更强势。自古男不与女斗,但为墨儿的去留问题,他再顾不得圣贤之说。

    “谁知道你几时要反悔,别忘了,你才刚刚将新婚妻子送进刑部,判了个弃市,我们家墨儿笨,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我看这小妹婿……还是我们姐妹亲自挑了算,您呐,咱们高攀不上!”橙儿讽刺他。

    辛姑娘……她没想要她死的!?转头,她张口:“辛姑娘为什么……”

    “安静!”他们吵得正热烈,容不下插话。

    “我会用我的性命保证她一辈子幸福!”书阌这话几乎是用吼的出口。

    架吵到这里吵出真章,蓝儿站出来缓和气氛。“橙儿,他话说出口,我们就眼睁睁看他办不办得到,反正,光靠咱们要帮墨儿物色个好男人还不容易,更何况他师父在场,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欺师。”她抬出伍先生制他。

    撂下话,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

    留下墨儿和书阌面面相觑,她有满肚子的话想问。

    “不要问我问题,让我休息一下,和一群女人吵架好累。”躺上床,他闭眼假寐。

    “好吧!”缩进他怀里,她才不要计较,他说过她是真爱呢。

    手贴在他腰际,手指触到硬硬的东西,伸手掏出,是他的锦囊,打开倒出,两颗小瓜石躺在她掌心。

    它们在……他从没抛弃她的情意……这就是她在他心中的证据了……回想刚才他和姐姐的争执,甜甜的笑漾开……原来……他喜欢她……一直一直……

    忘记身上疼痛,拥住他,她真要当起翰林夫人了呢!娘,您看见了吗?

    今年,栀子花会开出一片盛艳吧!

    更多精彩好书,更多原创手机电子书,请登陆--www.Qisuu.Com
新书推荐: 开局混个师叔祖 重生成了男妻 女帝之男儿心计 兽界茶主(H) 情定远古 重生军嫂驭夫计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快穿之不甘阶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