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 最新更新

书名:贱受不哭     作者:苔香帘净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过干了一个月杜微就没再让我去工地了。他和小沈的那个公司太多事,他自己又忙得不行,就让我去帮忙管管公司,帮着招几个人,我看小陶这家伙闲在乡下也没事干,就把他叫过来了。虽说小陶有点缺心眼,可是嘴皮子还是很能说的,不然当初也没办法忽悠骗人,我就让他管着业务部。

    下头要招什么人,也让他自己去看着办。上头已经把欠款还了,再加上上个工程赚的那些,现在也不用怕经费不足。就是我也实在不懂什么公司经营的,就先给杜微找几个可靠的人,这公司还是得他自己闲下来自己弄。

    小沈也给杜微带出来了,他学的快,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杜微也就不用天天往工地上跑,可以着手打理一下他那公司的事情。

    因为有皮夏在背后帮衬着,他那公司运作起来没什么困难,人脉什么的,杜微在搞运输的时候就结交了一些。相对的,皮夏帮衬杜微,也不是没有好处,大桥修建好了之后,杜微和小沈俩人就开始着手建设市中心,跟随政府的城市规划来走。

    政府也搞了招商引资的一系列措施,一开始没什么人愿意到这边投资,后来还是杜微找了展凌云,让他过来帮忙拉动一下,才渐渐有了更多的外商过来投资。

    城市日渐繁荣,这些自然就是皮夏的政绩。

    说起展凌云,他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杜微找他帮忙的时候,他也不敢让李助过来,就另外派了个人,刚来投资的时候,自然是一直贴钱,后来经济繁荣起来,他分的蛋糕就成了最大的那一块。

    这几年,胖子那边也传了消息过来,说我爸妈这两年老了很多,一直都挺想我的,他参加了减肥班,现在瘦了很多,还有周家,周勋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我还是不打算回去,谁知道他周家会不会记仇呢。

    杜微的公司,现在已经俨然成了本市最大的一家,我整天坐在家里,除了做翻译就没其他的事,就去市里新建的健身会所健身锻炼什么的,打发打发时间。

    结果那天正健身着呢,手机就响了,是胖子打过来的。胖子在电话里头挺兴奋的,跟我说:“小贱,周家倒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我一听,忙问胖子:“怎么回事儿?”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周家小辫子给死对头抓到了,反正听人说周家要给贬到外地去,到时候会另外调人过来管T市呢。”胖子说着,又问我:“这样你们也该回来了吧?”

    我想了想,说:“这个不清楚,杜微现在的事业都是在这边,做的可好了,我不知道他想不想回去呢。”

    给胖子挂了电话,我也没那个心思健身了,收拾好就出门去了杜微的公司。他正在开会呢,我就在他会议室外头等着。我觉着周家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小辫子给死对头抓到了,这个死对头多半是顾家,而且杜微说不定也掺了一脚。

    不过他可真是什么风声都没给我透露过。

    过了会儿他会也开完了,小沈和小陶俩人先出来,边走还边在讨论什么。小陶穿一身名牌西装——这回终于不是仿的了——还真挺有那么一种精英的样子。

    只是这家伙一说话就原形毕露了:“咦,老板娘你怎么来了?来查岗啊?你放心,什么浮花浪蕊狂蜂浪蝶的,才不敢招惹老板,都怕被你的诺基亚拍死呢。”

    我笑了,说:“敢情你还记恨着那时候我拍你一诺基亚呢?”

    我的手机这几年都没换,实在是质量太好,摔得四分五裂了还能拼起来再继续用着,让我想换手机都没理由换。小陶他们业务部的,也是人手一部诺基亚,虽说时髦值不够,可是被挑剔客户气着了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摔手机,出了气再捡起来,和客户说刚才信号不好麻烦您再说一遍。

    小陶自己也有一部诺基亚,只要有人笑话他手机老土,他就会毫不留情地鄙视对方的iphone是街机。

    我正聊天的时候呢,杜微就走了出来。小陶一看老板出来了,就忙拉着小沈走了,我也跟着杜微进了他办公室。

    杜微把文件放他桌上,关上门拉开窗子,转过头问我:“怎么过来了?”

    我想了想,问他:“周家那边听说出事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杜微笑了,坐在我身边,揽着我肩膀,开口道:“你不想回T市吗?”

    我点头:“想啊。”

    “有周家在,咱们要是回去,也别想过安生日子。”

    “这么说周家出事儿真的和你有关?你做什么了?”

    杜微笑了笑,揉了揉我的头发:“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周家坏事做多了,还能每一件都不留痕迹?顾家一直都在琢磨着办他呢,我就是提供点素材让他们发挥。”

    我起身倒了杯水,问他:“这么说你也打算回T市?”

    “那是当然了,你回去,我这个做媳妇儿的能不跟着?”杜微笑着看着我:“你放心,这边有小沈坐镇,皮夏到时候会调任到T市去,到时候咱们还是一样的。”

    我心情挺复杂的,杜微没什么牵挂,要回T市也是为了我,虽说(56书库 ,可是到时候在那边又发展事业的话,他又有的忙了。

    杜微靠在沙发上,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放下水杯,走到他跟前。

    “你要是心疼我,就好好犒劳犒劳我呗。”杜微说着,拉着我的手让我做在他腿上。他的手沿着我的后腰一直摸到胸口:“你这身材可真是没白锻炼啊,就是锻炼了只能给我一个人摸一个人看,觉得可惜不?”

    我嘲笑了一声,手握住他的□,开口道:“你这儿不也只有我一个人用,挺公平啊。怎么,你还怕我在外头找人啊?”

    杜微没再说话,他脸颊有些发红,靠过来按住我的后脑勺,把嘴唇贴了上来。

    回去的那天,胖子特意赶到飞机场来接我。我下了飞机,跟在杜微后头正满块儿寻他呢,就是怎么找也没见着胖子的身影。这时候远处有个个儿高腿长的男的跑了过来,一副特别高兴的模样冲着我们笑。

    我心说这哪个家伙冲我们傻乐呢,长得还不错,算是美男子一个了。结果这家伙跑我面前,开口就是:“小贱你这是干嘛呢?这么不冷不热的样子,见着我你不高兴啊?”

    我愣了,开口道:“哎哟,你胖子?”

    花美男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你他娘的才认出来啊?你说我们这才几年不见啊?”

    坐在车上的时候,我真是不得不感叹,每一个胖子都是一支潜力股啊!胖子这减肥也减得太成功了!

    胖子跟我说,我爸妈已经在做好了饭在家里等着了,他过来接了我就直接回去,杜微也跟着一块儿去。对本来是给李助打了电话,让他帮忙订好了酒店的,结果现在酒店估计是用不上了。

    我们回家的时候,我爸妈都挺激动的,拉着我一个劲儿地看着,只是好像几年没回来,和家里生疏了点,我爸妈对我都客气了很多,对杜微那就更客气了。倒是胖子这家伙,好像成了我爸妈的儿子了似的。

    在饭桌上的时候,胖子就和我说,他现在没再干那个卖家电的活儿了,在体育中心教人打太极拳。我一听噗嗤一声就乐了,趴在饭桌上笑得不行。胖子挺郁闷地看着我,说:“你就没想过万一僵尸来了,我这打太极拳还算有一技傍身呢。”

    “你植物大战僵尸玩魔怔了吧?”

    我和胖子你来我往的,互相吐槽了几个回合。他说我现在肯定整天宅在家里做宅男什么的,我就立马把上衣撩开,让他看看我漂亮的腹肌,要不是杜微拉着我,我一定把胸肌一块儿给展示了。

    晚上我是在家里睡的,我那卧室我妈一直给我整理着,被子什么的经常晒。杜微晚上也留在这儿,是我妈开口让他一块儿住下的。我觉着从饭桌上我爸妈那个态度,可以看出来他们已经接受杜微了。

    晚上我和杜微俩人挤在我那小床上。我们两个大男人,肉贴着肉,我实在是忍得很辛苦,心说明天一定得住酒店去,这么憋着得憋出病啊。

    杜微原先在T市的房子已经给杜家收回去了,第二天我们住了酒店,让李助帮忙物色一套房子。这找房子加上办手续什么的,花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和杜微就住在酒店里头,唉,感觉吧,住了一个星期的酒店,我又要肾亏了。

    房子买好了之后,市这地方大,外企也多,我就开始着手准备工作的事儿,杜微就忙着装修家里。

    那天我去一家大企业面试,这是复试,过了之后就没问题了。面试的时候我也没怎么紧张,毕竟我几年的翻译经验都在那儿呢。对方公司也挺满意的,当时就拍了板,让我过去上班。

    我出了公司大门,就看见门口一个打扮得特别酷的大帅哥,骑着辆摩托车在那儿等人。见我出来,他把墨镜摘下来,冲我眨了眨眼。

    我顿时激动得不能自已,忙告诉自己淡定淡定,不就一个美人嘛,我要是流鼻血可就丢人了。我走上前,看了他一眼。

    他戴上头盔,向我问道:“帅哥,坐车不?”

    “坐啊,不过我可没钱啊。”

    “放心,不要你钱。上来吧。”他把头盔扔给我。

    我爬了上去,边戴头盔边问他:“那你要什么?”

    “跟我回家呗,我给你做媳妇儿。”他说着,回过头在我脸上用力亲了一下,发动车子冲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欧也!这绝对是我写得最快的一个文了!不到两个月啊!大家快来夸奖我一下!

    还有个番外要看咩?不看我就不上了。

    最后:

    不过干了一个月杜微就没再让我去工地了。他和小沈的那个公司太多事,他自己又忙得不行,就让我去帮忙管管公司,帮着招几个人,我看小陶这家伙闲在乡下也没事干,就把他叫过来了。虽说小陶有点缺心眼,可是嘴皮子还是很能说的,不然当初也没办法忽悠骗人,我就让他管着业务部。

    下头要招什么人,也让他自己去看着办。上头已经把欠款还了,再加上上个工程赚的那些,现在也不用怕经费不足。就是我也实在不懂什么公司经营的,就先给杜微找几个可靠的人,这公司还是得他自己闲下来自己弄。

    小沈也给杜微带出来了,他学的快,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杜微也就不用天天往工地上跑,可以着手打理一下他那公司的事情。

    因为有皮夏在背后帮衬着,他那公司运作起来没什么困难,人脉什么的,杜微在搞运输的时候就结交了一些。相对的,皮夏帮衬杜微,也不是没有好处,大桥修建好了之后,杜微和小沈俩人就开始着手建设市中心,跟随政府的城市规划来走。

    政府也搞了招商引资的一系列措施,一开始没什么人愿意到这边投资,后来还是杜微找了展凌云,让他过来帮忙拉动一下,才渐渐有了更多的外商过来投资。

    城市日渐繁荣,这些自然就是皮夏的政绩。

    说起展凌云,他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杜微找他帮忙的时候,他也不敢让李助过来,就另外派了个人,刚来投资的时候,自然是一直贴钱,后来经济繁荣起来,他分的蛋糕就成了最大的那一块。

    这几年,胖子那边也传了消息过来,说我爸妈这两年老了很多,一直都挺想我的,他参加了减肥班,现在瘦了很多,还有周家,周勋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我还是不打算回去,谁知道他周家会不会记仇呢。

    杜微的公司,现在已经俨然成了本市最大的一家,我整天坐在家里,除了做翻译就没其他的事,就去市里新建的健身会所健身锻炼什么的,打发打发时间。

    结果那天正健身着呢,手机就响了,是胖子打过来的。胖子在电话里头挺兴奋的,跟我说:“小贱,周家倒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我一听,忙问胖子:“怎么回事儿?”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周家小辫子给死对头抓到了,反正听人说周家要给贬到外地去,到时候会另外调人过来管T市呢。”胖子说着,又问我:“这样你们也该回来了吧?”

    我想了想,说:“这个不清楚,杜微现在的事业都是在这边,做的可好了,我不知道他想不想回去呢。”

    给胖子挂了电话,我也没那个心思健身了,收拾好就出门去了杜微的公司。他正在开会呢,我就在他会议室外头等着。我觉着周家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小辫子给死对头抓到了,这个死对头多半是顾家,而且杜微说不定也掺了一脚。

    不过他可真是什么风声都没给我透露过。

    过了会儿他会也开完了,小沈和小陶俩人先出来,边走还边在讨论什么。小陶穿一身名牌西装——这回终于不是仿的了——还真挺有那么一种精英的样子。

    只是这家伙一说话就原形毕露了:“咦,老板娘你怎么来了?来查岗啊?你放心,什么浮花浪蕊狂蜂浪蝶的,才不敢招惹老板,都怕被你的诺基亚拍死呢。”

    我笑了,说:“敢情你还记恨着那时候我拍你一诺基亚呢?”

    我的手机这几年都没换,实在是质量太好,摔得四分五裂了还能拼起来再继续用着,让我想换手机都没理由换。小陶他们业务部的,也是人手一部诺基亚,虽说时髦值不够,可是被挑剔客户气着了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摔手机,出了气再捡起来,和客户说刚才信号不好麻烦您再说一遍。

    小陶自己也有一部诺基亚,只要有人笑话他手机老土,他就会毫不留情地鄙视对方的iphone是街机。

    我正聊天的时候呢,杜微就走了出来。小陶一看老板出来了,就忙拉着小沈走了,我也跟着杜微进了他办公室。

    杜微把文件放他桌上,关上门拉开窗子,转过头问我:“怎么过来了?”

    我想了想,问他:“周家那边听说出事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杜微笑了,坐在我身边,揽着我肩膀,开口道:“你不想回T市吗?”

    我点头:“想啊。”

    “有周家在,咱们要是回去,也别想过安生日子。”

    “这么说周家出事儿真的和你有关?你做什么了?”

    杜微笑了笑,揉了揉我的头发:“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周家坏事做多了,还能每一件都不留痕迹?顾家一直都在琢磨着办他呢,我就是提供点素材让他们发挥。”

    我起身倒了杯水,问他:“这么说你也打算回T市?”

    “那是当然了,你回去,我这个做媳妇儿的能不跟着?”杜微笑着看着我:“你放心,这边有小沈坐镇,皮夏到时候会调任到T市去,到时候咱们还是一样的。”

    我心情挺复杂的,杜微没什么牵挂,要回T市也是为了我,虽说(56书库 ,可是到时候在那边又发展事业的话,他又有的忙了。

    杜微靠在沙发上,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放下水杯,走到他跟前。

    “你要是心疼我,就好好犒劳犒劳我呗。”杜微说着,拉着我的手让我做在他腿上。他的手沿着我的后腰一直摸到胸口:“你这身材可真是没白锻炼啊,就是锻炼了只能给我一个人摸一个人看,觉得可惜不?”

    我嘲笑了一声,手握住他的□,开口道:“你这儿不也只有我一个人用,挺公平啊。怎么,你还怕我在外头找人啊?”

    杜微没再说话,他脸颊有些发红,靠过来按住我的后脑勺,把嘴唇贴了上来。

    回去的那天,胖子特意赶到飞机场来接我。我下了飞机,跟在杜微后头正满块儿寻他呢,就是怎么找也没见着胖子的身影。这时候远处有个个儿高腿长的男的跑了过来,一副特别高兴的模样冲着我们笑。

    我心说这哪个家伙冲我们傻乐呢,长得还不错,算是美男子一个了。结果这家伙跑我面前,开口就是:“小贱你这是干嘛呢?这么不冷不热的样子,见着我你不高兴啊?”

    我愣了,开口道:“哎哟,你胖子?”

    花美男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你他娘的才认出来啊?你说我们这才几年不见啊?”

    坐在车上的时候,我真是不得不感叹,每一个胖子都是一支潜力股啊!胖子这减肥也减得太成功了!

    胖子跟我说,我爸妈已经在做好了饭在家里等着了,他过来接了我就直接回去,杜微也跟着一块儿去。对本来是给李助打了电话,让他帮忙订好了酒店的,结果现在酒店估计是用不上了。

    我们回家的时候,我爸妈都挺激动的,拉着我一个劲儿地看着,只是好像几年没回来,和家里生疏了点,我爸妈对我都客气了很多,对杜微那就更客气了。倒是胖子这家伙,好像成了我爸妈的儿子了似的。

    在饭桌上的时候,胖子就和我说,他现在没再干那个卖家电的活儿了,在体育中心教人打太极拳。我一听噗嗤一声就乐了,趴在饭桌上笑得不行。胖子挺郁闷地看着我,说:“你就没想过万一僵尸来了,我这打太极拳还算有一技傍身呢。”

    “你植物大战僵尸玩魔怔了吧?”

    我和胖子你来我往的,互相吐槽了几个回合。他说我现在肯定整天宅在家里做宅男什么的,我就立马把上衣撩开,让他看看我漂亮的腹肌,要不是杜微拉着我,我一定把胸肌一块儿给展示了。

    晚上我是在家里睡的,我那卧室我妈一直给我整理着,被子什么的经常晒。杜微晚上也留在这儿,是我妈开口让他一块儿住下的。我觉着从饭桌上我爸妈那个态度,可以看出来他们已经接受杜微了。

    晚上我和杜微俩人挤在我那小床上。我们两个大男人,肉贴着肉,我实在是忍得很辛苦,心说明天一定得住酒店去,这么憋着得憋出病啊。

    杜微原先在T市的房子已经给杜家收回去了,第二天我们住了酒店,让李助帮忙物色一套房子。这找房子加上办手续什么的,花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和杜微就住在酒店里头,唉,感觉吧,住了一个星期的酒店,我又要肾亏了。

    房子买好了之后,市这地方大,外企也多,我就开始着手准备工作的事儿,杜微就忙着装修家里。

    那天我去一家大企业面试,这是复试,过了之后就没问题了。面试的时候我也没怎么紧张,毕竟我几年的翻译经验都在那儿呢。对方公司也挺满意的,当时就拍了板,让我过去上班。

    我出了公司大门,就看见门口一个打扮得特别酷的大帅哥,骑着辆摩托车在那儿等人。见我出来,他把墨镜摘下来,冲我眨了眨眼。

    我顿时激动得不能自已,忙告诉自己淡定淡定,不就一个美人嘛,我要是流鼻血可就丢人了。我走上前,看了他一眼。

    他戴上头盔,向我问道:“帅哥,坐车不?”

    “坐啊,不过我可没钱啊。”

    “放心,不要你钱。上来吧。”他把头盔扔给我。

    我爬了上去,边戴头盔边问他:“那你要什么?”

    “跟我回家呗,我给你做媳妇儿。”他说着,回过头在我脸上用力亲了一下,发动车子冲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欧也!这绝对是我写得最快的一个文了!不到两个月啊!大家快来夸奖我一下!

    还有个番外要看咩?不看我就不上了。

    最后:
新书推荐: 我快亏成麻瓜了 大老太腹黑甜妻宠上天 红楼之贾赦 龙神战王帝天钧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囚驯 特种兵在都市 红楼之太上皇贾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