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

书名:我的师父是只鬼     作者:半堕落的恶魔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因各种原因,本书无以为继,发个大纲式的结尾,诚恳接受所有人的鄙视,以上

    王文强行发动残缺的周天星斗大阵,叶槐、敖逐月、黄照熙三人倾全力对抗,敖逐月、黄照熙被逼出凰鸟、海龙真身,眼见不能力敌,叶槐不想再次被当做被保护的那个人,强行发动尚未练成的太阳真火。

    王文的周天星斗大阵都是用生炼的妖物布阵,太阳真火乃这些妖物的克星。王文见状,不在顾虑,强行催动周天星斗大阵,撕裂空间屏障,缠斗中,叶槐被大阵的力量,带着一起与王文穿过空间裂缝。危急时刻,敖逐月强行突破,飞升天龙,追着去了仙界。

    三人穿过空间裂缝,叶槐真元耗损严重,敖逐月受了重伤,只能眼睁睁看着王文逃遁。为了救治敖逐月的伤,叶槐背着她开始了仙界寻药之旅。

    在仙界寻药的过程中,敖逐月也向叶槐坦白出自己的来历——东海龙宫公主之一。末法时代,在凡界的地仙、神兽突然消失,当时在闭关的敖逐月并不知道,待她出关,家人亲朋全都消失不见。当年敖逐月还年幼,刚刚化出龙形,人事懵懂,身为一条龙居然还饿肚子到去偷人家的馒头,被方静波看见捡回家。

    在寻药的过程中,叶槐和敖逐月也出名了一个是未修到仙的程度就上天,一个是末法时代以来唯一进阶的一条天龙,被仙界的大小神仙们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

    在被围观的过程中,叶槐的太阳真火被人无意中发现,造成轰动,教给他功法的人身份此时才浮出水面——东皇太一

    当年巫妖大战,在家族生存的大义面前,两族为了争夺生存的机会,平日的把酒言欢的朋友,刀剑相向,无数大能豪杰陨落。东皇太一大战中失却肉身,眼见族人亲朋陨落却无能为力,心灰意冷之下,带着妖族残余的大能们,在九幽之地隐居起来。

    至此,一切谜题解开,敖逐月的伤,也在东海龙族的帮助之下痊愈。敖逐月与叶槐正式定亲,至于成亲,得等敖逐月成年再说,原来,敖逐月就算晋升为天龙,也还是一条未成年的小萝莉龙。叶槐下巴差点没吓掉,暗自伤心——他的御姐,华丽丽的变身成萝莉了

    伤了敖逐月的王文,此时身份也真相大白,乃是西方佛界天龙八部之一帝释天的部下,末法时代的战争中,受伤失却仙体,无法回归。这些年,为了回归无所不用其极,回归之后,日日泡在净池中炼化沾染的凡俗之气和魔气。

    而叶槐也在仙界的机遇中,偶得帝俊残留的一只翅膀,请人传消息去地府,东皇太一上天,正式确认叶槐的徒弟身份,并帮助叶槐融合帝俊的翅膀,晋升地仙。东皇太一得知叶槐的遭遇,骂叶槐身为东皇太一的传人,竟然被佛界的人欺负,太丢脸面,拎着叶槐衣领直接去佛界要人。

    而泡在净池中的王文,魔气入体,已失却本心,化成天魔。借此机会,东皇太一小宇宙爆发,把佛界众佛揍了一顿,引出接引、准提两位祖师,狠狠打了一架,出了一口巫妖大战时就憋着的气。叶槐也趁机把王文狠揍了一顿,跟天龙八部练了一趟,最后,以王文被丢进化魔池完结。

    一切圆满结束,东皇太一以**力,和众仙一起弥合空间裂缝,叶槐正式晋升为地府的正式员工,接替日游神的工作,可怜的日游神和夜游神夫妇,终于可以团聚了,再也不用过一年见不着一面的可怜日子了。

    回归凡界,凡界已经恢复如常,叶槐终于带着女朋友上门想着这次做下这么危险的事情,有女朋友在,老妈应该不会收拾他。

    “妈,我回来了这是我女朋友,叫敖逐月,逐月,这是我妈。”

    “阿姨好。”

    敖逐月很乖巧的打招呼。叶苏苏笑着点点头,点完了一把把叶槐拉过去,小声嘀咕:“儿子,咱可不能犯法啊,这女朋友是不是太小了些?满十八岁了吗?还有,头上那个角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非主流,搞cospaly?”

    “咳咳咳”

    叶槐被老**话吓得一阵猛咳。敖逐月此次上门,本着诚意,用的是真身,嫩嫩的萝莉脸,额头两只晶莹的小龙角,看着还真是萝莉相十足。被叶妈妈这么一说,脸颊晕红,板着脸站着不说话。叶槐赶紧把敖逐月的身份告诉老妈,叶苏苏听得恍然大悟,眼睛盯着敖逐月的龙角,很有上手去摸的架势,不愧是母子俩,跟叶槐的反应差不多。

    互相介绍了身份,叶苏苏一贯的自来熟,双眼亮晶晶的拉着敖逐月去一边问话去了。敖逐月面对心上人的母亲,额外的老实,问什么答什么,充分满足了叶苏苏的八卦欲和求知欲,甚至还让叶苏苏伸手摸了龙角。

    见敖逐月和自家老佛爷相处愉快,叶槐凑过去旁边笑吟吟看着的黄照熙身边,把别后的一切告知。

    “凤九囬是我弟弟”

    黄照熙也向叶槐交底——她是凤凰一族族长的女儿,凤凰一族,雄为凤,雌为凰,黄照熙的本名叫凰照熙。末法时代,她唯一的弟弟失踪,自愿留下来找弟弟的。跟敖逐月互相看不对眼是两人曾经打过一架。

    彼此坦诚了身份,一切显得其乐融融,叶槐也趁机告知自己的新岗位,总算皆大欢喜。晚上敖逐月、凰照熙留宿,等她俩睡下后,叶苏苏把宝贝儿子叫进卧室,低声问:“儿子,妈妈琢磨了一整天,逐月是龙,你是人,这不是人兽吗?以后生了小宝宝,会不会半龙半人?”

    叶槐愣住,极度无力:“……妈,晚了,快休息吧”

    “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哎……儿子,别走回来”

    ……

    叶槐用最快速度关上房门,内牛满面——妈,你太重口了
新书推荐: 室友对他的酒后行为一无所知 显国公府 虐爱通缉犯(H) 小小账房大将军(H) 浮生记 双情 众神世界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