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二 巧莲

书名:家事     作者:卫风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她原来也是李家的姑娘,有个闺名叫巧莲,后来她嫁了人,人家喊她小顾嫂子,日子一天天过去,皱纹爬满了脸,手脚也在年复一年的劳作中他磨粗了,她现在说话嗓门又粗又亮,远近的人喊她顾大娘。..

    偶尔她也会想起小时候过的好日子,那会儿家境还没败落,爹娘都在,有哥哥,还有姐姐……

    可是一想到这儿她就会硬刹住心思不再往下想了。

    巧莲不愿意想起姐姐李心莲。

    比起早去的娘,比起没良心的爹和哥哥,她更不愿意想起这个姐姐。

    娘早早扔下她们去了,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卷一卷跑了,哥哥全不顾她们姐妹——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李心莲做的事情才最让她心寒。

    不,不但心寒,还非常害怕。

    没了父母之后她们跟着守望门寡的姑婆一起住,姑婆待她们很苛刻,吃的不好不说,还经常吃不饱,穿的也都是粗布烂衫。她在私下里也曾经咒她,怎么还不早点儿去死。可是她真的没想过要把她害死。

    而李心莲却想了,不但想了,她还亲手做了。

    巧莲在门口看见李心莲在药里做手脚,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李心莲转过头来,阴鸷的盯着她,她觉得好象看见了吐信子的毒蛇一样,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别看是亲姐妹,可是巧莲明白,李心莲能这么对别人,也能这么对她。

    姑婆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最后咽了气。

    别人没怀疑过姑婆的死因,她本来年纪就大了,又生了病。再说,她又没有什么至亲了。没什么人会去认真追究她的死。

    可是巧莲自己知道,姑婆死的时候,气都喘不上来,两手使劲儿的抓自己的胸口。都抓出血来了。那时候,李心莲就在旁边看着,看着她那么死了。

    巧莲不敢说出去,可是她总是睡不踏实。做恶梦。

    她们姐妹又搬了地方住,自从娘死爹走了之后,她们的境况一日不如一日。在姑婆那儿是过得不好,可是姑婆死了之后她们过得更糟糕了。

    还有件可怕的事情。李心莲开始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每次到了晚上有人悄悄的摸进门,她就死死把自己那小屋的门给闩住。

    她心里也明白,要是外头的人真想进来。这扇薄门板是什么都拦不住的。可是这样她心里多少踏实一点。

    幸好并没有人来踢她的门。

    李心莲的心野。她总奢望那些从来都不属于她的东西。好东西人人都喜欢,可是那是人家的,不是她们的。

    巧莲没那个胆子去抢去夺,可是李心莲不一样。

    她和那些人在谋划什么事。

    然后突然有一天,李心莲不见了。她把姐妹俩仅剩的一点首饰和钱都带走了,把她留在了家徒四壁的破屋子里。

    巧莲没嚎哭大骂,甚至还松了一大口气。

    李心莲这一走。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巧莲后来嫁了个男人,姓顾,没什么钱,但是人很老实。她没什么嫁妆,家里又是那个样,名声也不好,能有个人愿意娶她,又不老不瘸挺能干的,巧莲也不挑剔。反正她也姓李,李家人总不能不认她。她和男人在镇东头安下家,大堂伯母给她置办了份儿嫁妆,四奶奶还给了她几亩地的地契和一些钱。靠着这个,家里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贵,可是温饱是足够了。过了几年,男人开了个小铺子做点小买卖,都乡里乡亲的,生意还算过得去。

    巧莲头胎生了个闺女,第二胎生了个大胖小子,给街坊四邻和李家的族人都送了不少的红蛋,连四奶奶那儿也厚着脸皮送了一份,四奶奶对她倒是客客气气的,还给了她不少好绸缎,说是给小孩子做新衣裳穿。

    看着周围的人渐渐都遗忘了她家人曾经干过的那些不光彩的事儿,巧莲的心也踏实下来。有时候偶尔想想以前的事,觉得简直就跟上辈子的事一样。

    哥哥虽然说从前不管她的事,可是成了亲,有了孩子,两家到底还是有些往来。要过中秋了,她送了些应节的东西过去,哥哥把她拉到一边,小声说:“你知道吗?大丫头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什么时候?”

    虽然这消息来得突然,可是巧莲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就凭李心莲干过的那些事,她就是在往一条回不了头的路上走,那是条绝路,到最后只会是死路一条。别人帮不了,也救不了她。

    “已经有几年了,我是听四伯家的人说的,说她做了暗门子,染了脏病,正好四伯船行里的人到那个地方去见着她了,想着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就替她料理了后事。因为那病会过人,所以当时就烧化了,骨灰他们跑船又不能带,嫌晦气,就在当地找个地方埋了。”

    巧莲并不怎么难过,打小她们姐妹关系也不多好,更不要说后李心莲干过的那些事儿。虽然李家对外人说她早死了,可是镇上远近的人家谁心里不是明明白白的?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于江镇上几十年也就出了这么一例,弄得巧莲也常被人非议,好长时间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

    现在听到她死了,巧莲只是觉得有些轻松,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还有件事儿……咱爹也死了。”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可是兄妹俩谁都不觉得难过。五老爷当初能失手弄死妻子,又卷走家中财物,不顾这些儿女们的死活,那凭什么要求儿女们还理会他的好歹?

    “他又怎么死的?”

    “听说从他跑了之后,也没正经过过什么日子,就混在赌场、娼馆那种地方,带的钱很快就花光败光了,后来就沦落成了乞丐。前些日子他居然回于江了,有人看着象他,没敢认。转天就发现他死在镇外桥底下——我和老小商量了一下,也没跟你说,就拿了几个钱把他埋了。

    巧莲觉得这话有点儿不大实在,这个哥哥说的话一向只能信一半,全信就等着他坑你吧。不过……巧莲不敢往下想,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会做出杀了自己亲爹的事吧?袖手旁观看他死倒不无可能。

    巧莲觉得他们一家大概没谁是好人,上梁不正,下梁跟着歪,都没长一颗好心眼儿,相互间更没有什么父女兄妹的情份。听到李心莲和李五爷都死了,巧莲也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在哥哥家用了饭,和丈夫孩子一起回了家,一切都同往常一样。跟丈夫她提都没提一句。反正这两个人早在好几年前就“死”过了,有什么必要拿出来再说道呢?白惹得不痛快。

    死了的人早该死了,活着的人可得好好儿的活下去呢。

    ——————————

    新文已开,披着修仙皮的言情,轻松路线啦。书号是2897006~~书名是仙妻。呃,我总是不会起名。。这个虽然不太好,已经想破脑袋了。如果大家有好名字,欢迎q我p:///mmeb/
新书推荐: 克洛帝斯学院 冷魅军少:勿惹狂枭帅妻 自九叔世界不朽 影后成双[娱乐圈GL] 可爱能当饭吃吗 佛系灵厨玄学日常 小花妖[星际] 被前男友的弟弟缠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