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

书名:[网王]未见面恋人     作者:琥珀璎珞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

    书名:[网王]未见面恋人

    作者:琥珀璎珞

    ==================

    ☆、漂流瓶1

    时间是周末。

    初春,阳光透过隐隐绰绰的布帘洒进来,晒得人懒洋洋只想睡。相泽凛面无表情的瞥向正在不断振动的手机,以及电脑屏幕右下角出现的新邮件提醒,只觉得越发懒懒不想理会。

    她随手关掉已登录的所有东西——包括msn,邮箱,以及各种聊天工具。又把手机电池拔掉,把窗帘一把拉得严严实实。

    终于,世界清静了。

    黑暗的室内莫名的多了点压抑的味道,不再有任何多余声音,静沉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

    笔记本没有打开任何网页,露出本来的桌面,那是一张今年年初刚出的游戏宣传画,设计精细的怪兽张牙舞爪,此时看起来却有些狰狞的味道。凛心里一动,迅速点击,把桌面换成了系统自带图片。

    她不是爱玩游戏的人,只是受了某个人的影响,才开始接触这些。到现在为止,也恐怕没有了解甚至再看一眼这些的必要了。

    凛自嘲地笑笑,随手点开网页,然后看见了漂流瓶的宣传画面。

    漂流瓶。顾名思义,就是写下点东西,然后发给那些素不相识的人。

    不知道会什么时候被捡起,也不知道会被什么样的人看见你写下的字句。本来浪漫充满着幻想的漂流瓶,在现在,却是最完美的交流工具。

    因为不知道对面人的相貌,身份,年龄……所以就可以无所顾忌。说出的任何话都不用负责任,你所要做的,就是倾诉。

    她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在用户名那一栏想了又想,才慢慢写下了“蔚蓝的海”。

    她点开发信地点的选项,拉动滚动条,一直一直向下拉,最后选中了神奈川。这个拥有海的地方。

    然后,开始敲打键盘。

    【to someone:

    你好。

    说实话,打下上面这两字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些什么。就像是茫茫大地上一团毫无形状的迷雾,我想要抓住点什么头绪,却发现只是一掌冷雾。我现在,就是这种迷茫又停滞不前的状态。

    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说下我现在的状况吧。

    上个星期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父亲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另外一天,我对我的男朋友提出了分手。因为我遇见他和我国中玩的最好的朋友在一起。

    我在同一时间遭遇了两次背叛。并且,没有任何余地地,狠狠的,不容我说一个不字地……或许说出来相当矫情,但我的确是这样深刻的感觉到,我对未来失去信心。

    from 蔚蓝的海】

    凛点下发送键。然后注视着等待的条形图案不断流动着,最终显示出[已发送]的黑色字体。

    于是她知道,这封信已经送到不知道哪一个人的电脑中,正静静的躺在充满的虚幻和神秘的网络中,等待或者正在被阅读着。

    她不禁猜测着这封信的下场,是会被看一眼就丢开,还是被嘲笑她似乎无病呻吟的文字。不过那都不重要,因为,她已经把自己现在,目前为止,最想说的话,说出了口——以这种方式。

    那些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痛苦,终于找到了宣泄之处。

    相泽凛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注视电脑的眼睛有些酸涩,她忍不住狠狠眨了几下,喷出的呼吸的气流在小臂上有点痒。她从来没有比现在更悲哀的觉得,即使已经是初春,冬天的寒冷还没有过去。

    冬天,总是难捱的。她安慰着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窝又开始重修了0 0【表打我

    窝这次会继续更新的!

    这段时间先贴存稿喵……过几天开始日更!

    ☆、漂流瓶2

    相泽凛在目前不算长得生命中,似乎和每一个15岁的少女一样,充满着各种微小而珍贵的片段以及完全普通的背景色。

    她按部就班的上学读书,和同龄的女孩玩闹,乖巧听话又有偶尔的叛逆。她是非常完美的女孩形象,不过,在没有做过什么出格事情的同时,她也没有什么震惊旁人的天赋或者特点。

    很普通的女孩子。

    这是所有人的印象。

    清爽的长相和开朗的性格是大多数女孩都拥有的特征。

    如果要在她身上再加上点什么关键词,大约是很爱笑,学过小提琴,头发很黑很好看……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或许唯一的一点不同,就是她比别人都要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普通”。在别的女孩还在梦想自己是公主的时候,她已然知道那绝不是她。

    凛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普通,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要求周末的家庭作业是一篇作文,我的同桌。

    凛的同桌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男生,两个人平时相处得不错,有时候男生还会给她带家里买的好看的糖果,帮她收集糖纸然后一张张压平夹在书里。

    凛很认真的写了那篇作文,提到了她的同桌的很多事,甚至写的时候想到开心的地方不由得笑了出来。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出于大多数小孩的好奇都想要看对方是怎么写自己的。谁知男生却神神秘秘的不愿意给,她自然是去抢,不过两个孩子闹了一顿也没了下文。

    直到作文课的时候,老师为了检查成果,决定打乱顺序念出来全班的作文,所有涉及名字的地方都用代词代替,写的人不许出声,大家一起猜写的对象是谁。

    这当然是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包括凛在内,都很认真地听。但她却没意识到这举动背后又代表着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开始的几篇还比较好猜,到某一篇时,教室气氛明显开始犹豫了。

    “她是一个很白的女生,有着黑色的长发,平时总是梳成一个辫子。她眼睛很大,看着我的时候很有神……”

    “……她的性格很好,每次我弄坏了她的铅笔,她只是生一会气,但是从来没有要我赔过。上次手工课,还是她帮我做的课堂作业,不然我就死定了……”

    很白,黑色长马尾,大眼睛,性格好。有这些特征在班级里不止一个女孩子有,周围是此起彼伏的声音,很显然大家都陷入了困局。

    凛也在猜测着,她锁定了班级里另外两个女生,猜测是她们中的一个。她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会认为是自己。

    直到老师念出下面的话,“……有时候,她还会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把她便当里的鸡肉卷分给我半个。她真是一个好同桌……”

    全班一下子炸开来,大家都知道,同班的父母中会做鸡肉卷的只有凛的母亲。也只有她会在便当里放一个鸡肉卷避免饭菜不够。大家一下子欢呼起来,为了这个终于猜出来的结果。同桌的男生兴高采烈的转过头来,准备炫耀一下自己写的作文,却在看到凛的表情的瞬间呆愣住。

    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本来以为自己身上那些特点,那些世界上所有的别人都不会有,唯独属于相泽凛这个名字的特点,不过是个普通而简单的属性。

    那些自己认为独一无二的东西,不过是些大家都有的。自己被记住,被辨别,被从全班这几十个人中完完全全的跳脱出来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母亲做的鸡肉卷。

    没有任何一件事能比这件事给她的冲击力大,这比任何一句话都要清楚的让她认清现实。凛在那一个瞬间,深刻地意识到普通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

    那天回家,她径直走进了厨房。母亲正在忙活着当天的晚饭,她用软软的声音撒娇般地说,“妈妈,中午的便当都吃不完耶,以后可不可以不带鸡肉卷了?”

    从那之后,相泽凛有了同龄女生所没有,或者说,不曾意识到的特质。她了解到自己的位置,于是懂得自己该站在哪里。相处过的老师会说相泽这孩子特别沉稳,同学则会说她很谦逊。但只有凛自己知道,她不过是普通,而已。

    这种内敛稳重的转变逐渐开始变质,随后变成了凛心理上深重的自卑感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凛在内心的极度自卑产生的后果就是更加极度的恋家。她在潜意识中认定,只有家是最安全,最可靠的,也是唯一不需要自己去小心翼翼找准位置的地方。

    而现在,这盏灯终于也熄灭了。

    就在昨天,相泽先生和相泽太太签署了离婚协议书。相泽凛被判给父亲抚养。

    她不得不想要质问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她身上,这句看起来像是电视剧台词的语言唯一的回答似乎就是,命运的作弄。

    相泽一家的分开不是没有原因的。相泽先生事业成功,经常忙于工作,家里难免有疏忽不到的时候,相泽太太则是局限于家庭的天地中,本来两人分工合作是很好的搭配,可惜时间的流逝造成的只是两人共同语言的缺失和感情的淡薄。

    长久的婚姻可能不需要激烈的感情,但是有第三方的介入,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没错,相泽先生在外面认识了别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人,也不知道双方是何时开始怎样开始的。相泽太太还是在知道的第一时间提出了离婚。作为一个正统教育下的女性,她的底线就是忠诚。丈夫的不忠无异于对她生活一掌响亮的耳光,让她迅速的清醒。

    相泽太太回到了娘家,可惜她没有工作,也没有太多积蓄,离婚所分得的财产对于支付凛的未来是杯水车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选择的,凛将跟着父亲一同继续生活。

    她知道这个消息,是在春假开始的第一天。

    父母不想她因此耽误学业,特地等到放假才说,希望给她一个整段的时间来接受和消化。

    那天,家里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晚饭,凛还在诧异父亲今天的工作结束得很早,完全没注意到和平时不一样的气氛。

    直到一向温和善良的母亲压抑着语气开口,她才意识到凝滞空气中的不寻常。

    “凛,因为某种原因……我和你父亲,打算分开。”

    “……我们觉得很对不起你……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办法维持下去了……”

    “……你以后可能只能和你父亲一起生活了……对不起……妈妈太没用了……”

    ……

    长时间的压抑最终是情感的不能自已,哽咽和断断续续的字句都不能阻止那些事实冲进脑海。凛僵硬的坐在原地,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过头,她甚至听到脖子扭动时嘎吱嘎吱的声音,看向了她的父亲。

    她从来没看过父亲是如此的苍老和无奈。看到那个表情,她就懂了,什么叫做覆水难收。

    “你们……办好手续了?”

    母亲还在哭泣。父亲良久才点点头,应答她的话。

    凛放下碗筷,维持一个动作这么长时间,她现在才感觉到手腕的僵硬,血液好像凝固了。

    “既然都办好一切了,那么……现在只是在向我宣布这个消息吧。”

    就是说,没有我可以再扭转的了吧。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了吧。没有什么是需要我来决定的吧。没有我说话的份吧。没有听我感受的必要吧。没有在意我的必要吧。没有我存在的余地了吧。

    有一股强大而不容反抗的力量,把她紧紧的包裹在里面,动弹不得。

    已经……没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了。<
新书推荐: 农门富贵妻:重生媳妇有点辣 我什么时候可以复活[综英美] 最强球王:无限未来 修仙兵王在都市 阴阳掌门人 闪婚嫩妻:厉少狂宠不腻 综漫文野咒回等推文2021 流年未亡香樟依旧